047 杜红薇

  沉寂了二十年的桃花山庄,继昨日关门打狗热闹了一番之后,迎来了真正的喧嚣。轻纱罗裙,锦袍革靴,随处衣香鬓影,笑语欢颜。
  沈雪回到主院后就没再跨出院门。十多年的无视生活养成她喜静的性子,极少扎堆凑热闹,平日在侯府里,除了去笃学院听各个夫子授课,几乎不离听雨院,逢节日出府,也多是去北城书局寻书。招待贵宾的事宜便落在冯氏和沈二刀的身上。txtxiazai
  这些不速之客,连着他们身边的丫环童儿,竟有百十人之多,还有不请自来的四皇子简凤歌、智王府世子简少恒和他的新婚妻子禇嫣然、东安侯三少爷郑叔俊。
  桃花山庄的奇丽落在他们的眼里,并不是十分出彩,谁都不是没进过大观园的刘姥姥。但是,桃花山庄的美酒佳肴,香茶冰饮,甜糕酥饼,令他们食指大动,大快朵颐,大叹此乃生平第一美餐。酒足饭饱之余,又有美姬吹笛弹琴,载歌载舞,众又慨叹府中优伶皆成庸脂俗粉,待美姬送来琴棋笔墨纸,一番争诗斗棋比琴赛画之后,众皆大呼“痛哉快也”……所谓人间仙境,莫过于此!
  酒菜是聚春和的,点心是香惠和的,那些美姬啊美姬,沈二刀说是醉仙楼专门为桃花山庄备下的!醉仙楼啊醉仙楼,沈二刀说醉仙楼在十年前归了沈凯川所有,九年前成为长安第一青楼!问及聚春和、香惠和,及沈一刀让她去裁衣的瑞盛和,是不是也归沈凯川,沈二刀但笑不语。
  沈雪抱着花花,手指僵直地挠花花的下颌,面无表情。不到四天的时间,她面部的神经肌肉已经被沈凯川的炸雷炸成面瘫,失去了展现面部表情的能力。她爹沈凯川,那不是人,是专门扔雷玩的雷神爷爷!有这样一个雷神爷爷的爹,她只能让自己升级变成绝缘体,防水防电防雷劈。
  沈雪不出院子的门,却挡不住别人来寻她。
  褚嫣然换了妇人装束,梳起高高的流云髻,插着一支光泽幽亮的翠蓝色镂空飞凤玉步摇,身穿一套光彩夺目的蓝色衣裙,衬得她肤如美玉,嫣然一笑间仪态万方,眉梢眼角尽是新嫁娘羞涩的柔情,灼灼动人。
  沈雪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好亮眼的衣裙!
  那衣裙,上身是件浅蓝对襟上襦,领口袖口镶着冰蓝花边,长裙由浅蓝渐变为深蓝,挑绣大朵冰蓝玫瑰花,花瓣嵌有毫光四溢的碎玉。柔和的浅蓝,亮丽的冰蓝,看似素雅悠远,却满满是低调的耀眼和奢华。
  如此衣裙,穿在褚嫣然的身上,只算是锦上添花。
  沈雪的目光转向褚嫣然身旁的另一丽人。她二十岁左右,身穿月白色绣水墨竹林的衣裙,面色沉稳,看不出丝毫悲欢,独一双幽黑的眼眸,隐隐透出宁折不弯的青竹风骨。
  “我是杜红薇。”
  杜红薇?沈雪有些不明所以,杜红薇,很出名吗?不知道杜红薇,很奇怪吗?
  褚嫣然看一眼杜红薇,有些不好意思:“阿雪,杜姐姐的夫君是许阁老的长孙,许嘉腾。”
  许嘉腾,杜红薇。沈雪囧囧的,这两个名字还真听说过。
  许嘉腾的父亲许平是许阁老的庶子,因嫡子许安体弱,许阁老抬了许平的母亲曹姨娘为平妻,许平变成嫡长子,二十岁娶小曹氏为妻,迎亲途中,坐下马受惊狂奔摔坏了许平,脸颊上留下一道长长的伤疤,出仕再无可能。随着许阁老的去世,许家彻底没落。待许嘉腾十九岁时,曹氏求许阁老的门生相帮,央下工部司务一职。曹氏又给许嘉腾定了亲事,不料下聘当日,准新娘突发心病而死。一年后,许嘉腾新婚两个月的妻子小产身亡。再两年,许嘉腾续娶杜红薇,婚礼喜乐还没结束,工部一道命令将许嘉腾调往南方视察蝗灾,迄今又有两年。
  杜红薇,杜父是从六品大理寺右寺副,杜母仅杜红薇一女。杜红薇十四岁那年,杜母病故,原订娃娃亲的男方以“等不得三年的孝期”为借口退了婚约,真实原因不过是杜父十年未得升迁。自此杜家成为长安有名的极品之家,姨娘当家,苛待嫡女,丫环侍妾时有暴毙,杜父流连青楼不返,御史屡奏无果。三年过后,杜父将才貌双全的嫡女杜红薇嫁给有“克妻”之嫌的从九品小吏许嘉腾为继妻。杜红薇未入洞房,夫君就离府就职,大小曹氏都不是好相与的,杜红薇在许家的日子可想而知。
  沈雪专注地看着杜红薇,良久,两眼冒出一串红心:“若是拿花比人,杜姐姐就是一朵盛开的蔷薇花,可远观不可近亵,我是不信红颜多薄命的,圣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待许公子回府,杜姐姐就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许公子年纪虽轻,经的事却多,必能与姐姐琴瑟相和。”
  杜红薇面上一红。
  褚嫣然笑道:“再有十多天,许公子就能回到京里交差述职,杜姐姐这样人品,还怕许公子不疼到骨子里去?”
  杜红薇脸颊更红,目光闪烁,羞涩之余,颇有期待之意。
  沈雪抿抿唇:“杜姐姐是为了桃花山庄来的吧。”
  “五小姐莫见怪。”杜红薇倒不尴尬,“我听府里老人偶尔说起许家当年的风光,提过桃花山庄的名字,老太太一直不满老太爷把桃花山庄给了姑奶奶做陪嫁,前些时候听说叶姑爷死在阵前,便起了从叶公子手里要回桃花山庄的心思,叶公子来到长安,老太太说叶公子是许家的外孙,急火火派人接了叶公子进府,还没安顿妥当,长安城里遍传镇北侯在桃花山庄设宴,老太太急了,想问叶公子个究竟,却是遍寻不见叶公子,这不遣我来了。”
  沈雪挑了挑眉:“杜姐姐真是爽利人,什么话也不藏着,不掖着。”
  褚嫣然拉着杜红薇坐下:“杜姐姐轻易出不得许府,借着这个由头见一见你,我把你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杜姐姐早想结识你这个古灵精怪。”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