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踢屁股

  “杜姐姐是杜家唯一嫡女,尚且被家人出卖,我一个无母庶女,不想办法自保,当真等着被糟践卖与人作妾,算得什么古灵精怪。”沈雪苦笑道,“提到桃花山庄,杜姐姐怕是要失望的,我只知道十年前叶都督就把庄子输给了我爹,我爹一直闲置,若不是这次惹了信王府,估计我爹都不记得这儿。”慕容迟说,叶成焕和许多多以桃花山庄为聘,定下她和叶超生的婚约,桃花山庄的地契上写着她的名字,这件事是真是假还得沈凯川亲口说了算。
  杜红薇笑道:“我才不关心桃花山庄在谁的名下,老太太想要回桃花山庄,做梦吃桃罢了,便宜我借个由头出来透透气,散散心。说句真心话,今儿见了这庄子,才知道老太太念念不忘得有道理。”txtxiazai
  “庄子再好也是庄子,顶着发到庄子里来的帽子,久住就不舒坦了。”沈雪眨了眨眼,“许老夫人太过心急了,桃花山庄的事,问叶公子再合适不过。”那个扮猪吃老虎的货,和大小曹氏扛起来,一定很精彩。有道是借东借西不借书,借南借北不借钱,看来那一百五十七文钱要打水漂了。
  杜红薇蹙了蹙眉:“叶公子说是住进许府,可成日里神龙不见首尾,老太太见得着都少之又少,这几天府里的下人怪话不断,说两个嫡小姐端茶送羹表哥表妹的甚是殷勤,依我看这人就不是个稳重的,大孝在身还惹得鲜花朵朵。”
  表哥表妹情意长,好像流水日夜响。沈雪微囧,转了转眸子:“杜姐姐还没见过叶公子?那叶公子,现在就在山庄里,也许是来向我爹讨要桃花山庄的。”
  “我甚少出我的院子,那些人,惹不起,躲得起,”杜红薇掩去眼中的苦涩,轻笑道,“叶公子要向沈三老爷讨庄子,倒不怕叶都督从地底下跳上来踢他几脚。”
  有一种人,相识很久却总有交浅言深的感觉,也有一种人,相见恨晚,一个细微动作就知对方心意。沈雪和杜红薇就属后一种,由桃花山庄聊开,越聊越开心。杜红薇心中郁气散了大半。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要是见了面,就会把我扔到一旁去,看你眉飞色舞的,哪有半点发到庄子受罚的样子,再说谁家庄子都似桃花山庄一般,怕是都要哭着喊着住到庄子去。”褚嫣然看着沈雪笑嘻嘻道,“刚刚一直有人在说,褚嫣然别有慧眼,早结识沈家五小姐。恒哥哥也说,沈家五小姐明明和华世子很配嘛。”
  沈雪微微一呆:“恒世子莫不是说,我这样装扮是另辟蹊径,为了多一点点配得上华世子?”
  “就知道你是个嘴利的,”褚嫣然掩口笑道,“我自然不赞同恒哥哥的说法,阿雪品性高洁,向来不是贪慕富贵之人,侧妃再贵也是妾。”
  沈雪眯了眯眼:“今天来的贵客,莫不是多有这样的想法,救命之恩,沈家不是不想回报,奈何沈五是个无才无德的庶出,没得辱没了华世子,沈五本人自是十分渴望以身相许。华世子啊,莫说做他的侧妃,便是跪在地上嗅一嗅他的脚,也有很多人抢着去的。”
  杜红薇扑哧笑了:“雪妹妹真是个嘴利的,若被华世子听了这话去,非得多吃两副镇咳的药。”
  “冬草!冬花!冬果!小蹄子翘哪儿去了,不知道迎迎七小姐?”院门口传来沈露露尖厉的叫喊。
  沈雪站起身:“杜姐姐,嫣然姐姐,阿雪不留你们,两位姐姐先去荷塘上的四角亭,阿雪一会儿过去找你们。”
  褚嫣然拉起杜红薇:“沈七小姐来了,你们姐妹先说话,我们在四角亭等你,快些来。”两个人手挽着手,与闯进院子的沈露露点了点头,半个笑也没有,领着丫环离开了。
  沈雪跨步走出屋,冷冷看着沈露露。
  沈露露身着浅粉色撒红鸢尾花的短襦,配一条银红色齐胸襦裙,外披一件狐狸毛滚边的霞红色斗篷,黑亮的头发梳成双丫髻,鬓角点缀几朵粉玉牡丹,粉扑扑的苹果脸带着两分婴儿肥,那一对大酒窝牵出的甜美笑靥,让每一个看见她的人不自觉地温情流溢,心生喜爱之意,回之以灿烂笑容。
  倚仗沈凯川不着边际的宠爱,沈雪知道沈露露笑得越灿烂,藏着的心思越狠厉,而在她这个被无视的庶姐面前,沈露露从不掩饰鄙薄、厌弃,便如此时,南方少女灵动的娇憨在她愤恨尖锐的眼神里消失得不留一分。
  沈露露甩开自己的两个大丫环红袖和绿袖,径直走到沈雪面前,右手食指一点,气咻咻道:“爹发你到庄子,好意让你躲开你惹下的祸事,你却目无尊长,信口开河,竟敢放口说桃花山庄是你的私产,竟敢鼓惑那起子没眼色的下烂货阻拦我们上山,你想让镇北侯府在长安丢尽脸面,是觉得沈家亏待了你么!”
  沈雪面容淡淡,退了一步,避开沈露露尖尖的指甲。
  沈露露哼了一声,逼近一步:“还是你觉得把桃花山庄划到你的名下,就可以攀得起信王府世子,也不瞧瞧自己什么身份,爬床货生的贱……”
  沈雪抬起脚照着沈露露的肚子踢过去,沈露露猝不及防,“唉哟”一声化身为仰望天空的忍者龟,绿袖惊呼“小姐”慌忙跑上前去扶沈露露。
  红袖横眉怒目:“五小姐,你还真把桃花山庄当成你的地盘,以为沈家没人了,把三老爷当死的,敢伤我家小姐,红袖与你拼了!”说着一低头直冲沈雪撞来。
  冬草一闪身将沈雪拉开三尺,右脚轻轻一勾,红袖即如她的主子一般来了个漂亮的肚皮朝上。
  沈雪走到爬起来掸衣裳的沈露露面前站定,冷冷道:“你辱及我娘,辱及我爹,我不惩戒你,你便不知收敛!我本该掴你的耳光,可是此时此地掴你耳光如打沈家脸,还是换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沈雪突然出手,抓住沈露露的肩膀轻轻一转,使之转过身去,然后侧退半步,抬腿,连环三脚狠狠踢向沈露露的屁股。
  沈露露哪里站得住,尖叫着以最热烈的激.情拥抱了大地妈妈。
  沈雪踏着沈露露的屁股:“沈露露,你想博爹爹的欢心,想做沈家的明珠,想扬名长安做贵女,我不拦你,你我同为三房庶女,不说姐妹之情,大可以井水不犯河水,我分不了你的衣裳,也占不了你吃食,更没坏你的亲事、夺你的嫁妆,这么多年来我再一再二让着你,你却得寸进尺,”脚尖用力扭两扭,“今天先还你一个小小的三天起不来床,记着,从此以后别再来招我。”
  沈露露被踩着爬不起来,痛极,愤极,拼命仰起脸怒骂:“沈雪,你个贱婢,敢踢我,反了你!爹爹知道了定打断你的腿!”
  沈雪幽幽道:“沈露露,自来你是爹爹的掌上明珠,吃的穿的用的住的,没有一样比不过长房二房的嫡女,可除此,你那些靠爹爹不着调的宠爱所得来的特权,哪一样是我没有的?”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