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 灭口

  前头打发走了脸色灰败、出门强装没事的沈露露主仆,后头沈霜霜带着春燕进了门。
  今天的沈霜霜算是盛装而出,罩一件刺绣鹅黄色初开牡丹的玫红斗篷,穿一身同色云锦长裙,腰系鹅黄色镶宝丝带,丝带上挂一方黄玉玉珮,三千青丝挽作了雍容中不失雅致的飞云髻,鬓角插一支鸡血玛瑙的簪子,腕上戴一只鸡血玛瑙的玉镯。衣饰皆非繁冗,却是尽显她侯门嫡女的大家风范。hahawx
  目不转睛看着拿丝绳逗猫跳的沈雪,沈霜霜按下心里隐隐的不安,笑道:“三叔让五妹妹休养,这桃花山庄的好山好水养得五妹妹也如桃花一样惹人喜爱,不知要夺了多少人的心去。”
  这话,是真的夸她如桃花一样惹人喜爱,还是损她如桃花一样招蜂惹蝶?沈霜霜,你脑门上第三只眼看见过哪个穿成黑衣巫婆的样子外出招蜂惹蝶的?
  沈雪的笑容天真烂漫:“几天不见四姐姐,四姐姐才是越发的明艳照人,阿雪羡慕得紧,阿雪贯来木讷小家子气,哪里比得四姐姐名传长安,惹人喜爱。”
  相对于北晋、东越、西戎来说,南楚对女子的要求比较严厉,大户人家的小姐一般深居闺阁,若是容色为世人津津乐道,颇有失礼之嫌。但是,官绅之间为了仕途更顺利,难免大打夫人外交牌,于是便有了各种名头的花会,夫人们都是聪慧的,将花会的效果发挥到极致,不仅联谊,还相亲。因此,各家哥儿姐儿都会在花会上展露才艺,名声传播便如风送花香。
  沈霜霜赞沈雪貌若桃花,个中意味不言而喻。沈雪羡慕沈霜霜名传长安,本是实说沈霜霜有长安第一才女的名号,至于是不是真羡慕,全看沈霜霜自己体味。
  沈霜霜一时语咽,换了话题道:“五妹妹,怎么不见项嬷嬷?是去哪儿瞧热闹了吗,你也不拘着点儿,纵得没了下人的样子,吃亏的可是五妹妹你。”
  沈雪似笑非笑:“嬷嬷身子不爽,正歇着。四姐姐找她有事儿?”
  沈霜霜目光微凝,叹了口气道:“这可如何是好,母亲还让我给她带个话,她身子不爽,我竟开不得口了。”
  沈雪怔了怔:“大伯母有话?可是之前嬷嬷惊扰过大伯母?阿雪替她赔不是,请大伯母原谅则个。大伯母最是慈和,千万莫为一个奶嬷嬷气着身子。”
  沈霜霜:“五妹妹说哪里话,项嬷嬷一向守礼,怎么会惊忧母亲。”
  一会儿说没了下人的样子,一会儿说一向守礼,合着黑白都在你的舌头尖。沈雪翻了翻眼睛,甚是关切地问道:“那大伯母有什么话要带给她,四姐姐但说无妨。”
  沈霜霜面有不忍:“昨日项嬷嬷娘家邻居来送信,说是头天晚上不小心走了水,她娘家哥哥一家子家毁人亡,京兆尹正在调查,项家没什么亲戚,按说项嬷嬷签了死契就与项家脱了关系,母亲说总是同胞的亲人,一张死契也抹不掉血脉相承,准项嬷嬷回去料理后事,母亲还从她的私房支了二十两银子。”
  沈雪呆呆地望着沈霜霜。
  项石匠一家子都死了!走水,分明是杀人灭口!沈霜霜许下一百两银子让项石匠炸桥,项石匠不过是想多赚银子才以不想伤及无辜作为借口,可笑沈霜霜不止加价到二百两银子,还愚蠢地让项石匠知道是沈家人自导自演,一个贪婪的小人根本守不住任何秘密,这件事情传出去,沈家名誉扫地,沈霜霜非死不可。
  既然免不得有人要死,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那就只好死项石匠了。这灭家的事,是赵氏做下的吧,护住沈家,也护住沈霜霜,不留一丝后患。老侯爷说,沈家庶女都不为人姬妾,何况是长房的嫡女,沈霜霜可真是一往情深到罔顾沈家脸面、罔顾自己脸面了!
  人不要脸则无敌,愚蠢的人还真得另当别论。沈雪撇嘴,沈霜霜,你那琴棋书画学到哪里去了,果然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等于零。
  可是,依赵氏的性子,知道沈霜霜竟甘心作妾,早该禁了沈霜霜的足,岂容她再出门现丑!让她给也该被灭口的项嬷嬷捎话?赵氏不可能因为项嬷嬷是五小姐的奶嬷嬷就网开一面的,沈霜霜捎话,为的是消除项嬷嬷的戒心,出府奔丧,奔的就是她自己的丧!
  滴水不露的赵氏!
  沈雪为那些做了赵氏对头的人默一把哀,也提醒自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直接扛上赵氏,那么现在就得改变原本准备警告沈霜霜的策略,不再提项嬷嬷临死前揭底的事,瞒住沈霜霜,瞒住赵氏,让项嬷嬷之死也变成一桩意外。对付沈霜霜,可徐徐图之。
  想到这儿,沈雪眼圈一红,嚅嚅道:“四姐姐,阿雪撒谎了,阿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四姐姐,大伯母会责罚阿雪吗?一定会的!祖母知道了也会责罚的!四姐姐,你帮帮阿雪,帮帮阿雪!”
  沈霜霜吓一跳:“什么事洗得清洗不清的,让五妹妹你慌成这个样子,母亲和祖母她们都不是那等不分是非曲折的人,你把前因后果说明白,我才知道该怎么帮你不是。”
  沈雪把手里的丝绳收进抽屉,哭丧着脸:“就是项嬷嬷啊。”
  沈霜霜心中一惊,脱口道:“项嬷嬷?她不是身子不爽歇下了吗?”
  “不是,阿雪没敢说实话,”沈雪继续哭丧着脸,“项嬷嬷听这山庄的婆子说,桃林峧的落日很美,不比鹿山八大景之一的落雁夕照差,前天傍晚的时候项嬷嬷就带着阿雪去看落日,结果,结果……”
  “发生了什么事?”沈霜霜心里升起很不好的感觉,项嬷嬷,她招认了?
  沈雪垂眸,掩下眸底的冷意:“结果,项嬷嬷贪看美景,不小心跌下悬崖,阿雪力弱,救她不得。”
  沈霜霜呆了呆,仔细看着沈雪的脸容,是项嬷嬷真的失足坠崖,还是另有玄机,沈雪掩饰得不露一分一毫?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愈发重了,沉吟片刻说道:“既是她自己失足,回禀母亲和三婶便是,五妹妹也不必太难过,——项家可真没人了,这抚恤的银子都送不出去。”
  “可不,”沈雪状似无心地,十分恐惧地说,“四姐姐,你说这项家是不是招惹了什么恶煞神,不然一家子人怎么一个活的都没有了,连算不得项家人的项嬷嬷都没逃过,项嬷嬷是听雨院的人,那恶煞神会不会来追阿雪的命呢?阿雪要不要烧烧高香,求神佛保佑?”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