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前生往事

  沈霜霜看沈雪一脸惊慌失措,想笑却笑不出,这话于别人不过一笑,她却听不得,项家的走水在时间上太赶巧,好似自己正是项家人命里的恶煞神。沈霜霜的心里沉甸甸的,她的谋划都是围着简少华而来,并不希望自己的双手染上鲜血,如果有她非杀不可的人,那就是慕容驰那个粗鄙丑陋的疯子!
  沈霜霜站到窗前,窗外,远处蓝天绿树,近处假山流水,一时间前生往事涌上心头。soudu
  她是沈家长房的嫡女,镇北侯府的明珠,风华正茂。
  七夕女儿节偶遇携妻出游的信王府世子简少华,自此一颗芳心全系于伊人,正落泪伤怀恨不相逢君未娶,却惊闻简少华勇救落水的沈雪,情理之下向镇北侯府求纳庶女沈雪为侧妃。简少华再不是她这个嫡女的可求之,沈霜霜心痛如割,将这段苦涩的初恋埋进心底,人前依然是笑靥如花。
  九月初九重阳节一首咏菊诗名动长安,引来正在南楚议和的北晋二皇子慕容驰的觊觎。
  十月沈雪及笄,风光嫁入信王府,成为世子侧妃。
  除夕之夜宫中大宴,御林军倒戈,简少华手持先帝遗诏荣登大宝,准皇后乔氏被忠于旧帝的宫女杀死在封后大典的前夜,封后大典如期举行,皇后沈雪。
  北晋改向新帝议和,为表达双方和谈诚意,慕容驰求娶皇后堂姐沈霜霜,沈霜霜连夜进宫苦求沈雪婉拒和亲之议,姐妹相拥而泣,新帝为稳定朝局,封沈霜霜为朝阳长公主,和亲北晋。沈霜霜心灰意冷,在母亲赵氏不可抑的哭声中,随慕容驰的议和使团离开长安。
  当夜,慕容驰进到她的房间一意求欢,沈霜霜抗拒中打落他的白银面具,那张脸,竟无一分一寸光滑完整的肌肤,仿佛是火山爆发后的熔岩冷凝而成,没有轮廓,没有五官,只有丑恶的黑焦肉块和绽裂的赤红窟窿!沈霜霜吓得晕死过去。再醒过来时,浑身火烧火燎的痛楚告诉她,慕容驰是个疯子。
  慕容驰说,和亲是沈雪的提议。沈大夫人赵氏瞧出沈霜霜对简少华的情意,为给沈霜霜嫁与简少华留一条后路,在沈雪嫁入信王府前夕,赵氏遣人暗中给沈雪下了绝育药。沈雪咬碎了牙,怂恿垂涎沈霜霜已久的慕容驰借强国之势求亲,又劝谏心慕沈霜霜的简少华以大局为重,用远嫁沈霜霜重重回击毁她一辈子的赵氏。
  在耻辱、恐惧、仇恨中,沈霜霜度过了那一生的最后三天,那一刻,惨白的脸庞上七窍流血,纤弱的身体遍布青紫的瘀痕,那一刻,恨意汹涌!如果一切重来,她才是和简少华相亲相爱、陪着简少华笑到最后的女子,如果要死,就算堕入幽冥鬼界,化为厉鬼,她也得拖着慕容驰、拖着沈雪一起下十八层地狱!
  一切真的重来,沈霜霜重生在十四岁,简少华和乔曼玉成亲的那一天。沈霜霜对着窗外的星月,一夜未眠。
  沈霜霜苦练六艺的同时,凭借慕容驰曾经的炫耀,寻着北晋设在长安的暗铺,高价购买了几种奇药留备不时之需。又以一支镶红宝石的垂珠紫金簪为饵,钓沈雪的奶嬷嬷项氏上钩,方便随时掌握沈雪的动向。
  为了给深居简出的简少华留下深刻美好的印象,沈霜霜绞尽脑汁。
  第一次,两个月前正是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的季节,落雁崮天元寺后的荷塘,一叶白色轻舟,四五少女嬉笑采莲,有一红衣少女独立舟头,一曲玉箫清越。在岸上一众勋贵皇族子弟看来,山风徐来,裙袂飘飘,大有美人如花隔云端、乘风而来御风去的风采。心倾自可访到红衣少女是谁家娇娥,惊艳出场,而无半点刻意之嫌。
  第二次,中秋节的花灯会,聚春和饭庄搭起的彩楼上,两根丝绳分作六股,吊着一盏幻彩琉璃片叠起的六角七级宝塔灯,那花灯美之极也贵之极。聚春和的约定,彩头是完好的花灯并五次免费雅座贵宾宴,射技不精毁灯者赔银千两。彩楼前人越聚越多,人声鼎沸,却无一人射灯。同时射断两根纤细丝绳,还要保得易碎的琉璃灯完好,难度太大。众望之下,冯氏走上彩楼,脚踩高交椅,双臂举起将花灯托住,彩楼下,沈世硕和沈霜霜一人一把劲弓,弓开如满月,双箭齐飞,那彩灯稳稳落入冯氏怀抱。兴奋羡慕嫉妒恨,杂声四起。沈霜霜回首间,接触到一对如夜色般神秘迷人的黑眸,那黑眸微微弯起,似笑非笑,有一抹莫测高深的韵味。以简少华之能力,很快就会知晓射灯之事,沈霜霜却没想到能被简少华亲睹,压下心中激动,只在容色上微显惊异于简少华之姿容高洁,有礼貌有分寸地盈盈一笑,随兄嫂而去,留给简少华一剪秀丽背影。
  沈霜霜相信,简少华是动了心的,他那双黑眸闪烁的光芒,比绚丽的琉璃灯还夺人心魄。
  天元寺荷塘,轻舟玉箫,有美一人,清扬婉兮,中秋节射灯,窈窕淑女亦有飒爽英姿。引起他的神秘感,勾起他的好奇心,两次露面的悬念,效果恰到好处。当他们下次相见,便是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
  沈霜霜几次查看灵雀桥,前世坍塌引得简少华和沈雪有了瓜葛,而今稳稳固固的并无毁坏之兆,正自焦虑不得其解,想起项嬷嬷提及她娘家哥哥曾在北晋采过山石,书中记载北晋秘产开山炸石的黑硝,寻来项石匠一问果有其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前世桥塌翻车落水被救的便是沈雪,今生她逆天而行,谋定而动,本指望落水被救的是她沈霜霜,却不料到底如前世一样,简少华救下沈雪,一切又沿着前世轨迹行进。
  沈霜霜心头滴血,难道上天给她重生而来的机会,就是为了让她再一次目睹沈雪陪着简少华一路通天锦绣芳华吗!奇药不得不用,虽已投靠她但没害过沈雪的项嬷嬷是最佳人选,左右一番掂量,前生终是赵氏害沈雪在前,沈雪报复在后,想她纵有千般荣华,却无子女延续生命,终是可怜的,因此交给项嬷嬷的活死人白.粉减了最重要的一味药的剂量,药效只余一年,她需要的也就是这一年的时间,一年以后沈雪即可康复如初,二八的年华,以镇北侯府的名头,她照样可以风光出嫁,还免得真被慕容驰拐往异国,枉送性命。只要沈雪不做她和简少华之间的障碍,那都是自家姐妹,离不死不休远着呢。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呢?沈霜霜茫然了。
  ——————。
  呃,关于坍塌了那座桥,因为文中提了n次,兔子给桥命名“灵雀”,前文已经修改,亲们勿怪。鞠躬感谢所有给兔子投票的亲!亲都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一生快乐!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