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逼迫

  沈雪抱着花花,静静注视着突然陷入沉思的沈霜霜,暗暗叹口气,你之蜜糖,我之砒霜,简少华那样的人,若真有不臣之心,必有大动作,历来谋反之路血雨腥风,或成王,或败寇,简少华都非普通女子能消受的良配。
  一阵纷纭的脚步声,三个粉雕玉琢的男童各抱一大摞卷轴兴致勃勃跟在冯氏身后。沈雪双手一托把花花送到衣柜顶上,和沈霜霜各自整了整裙裾,走出屋门来到院子里。男童是长房的六少爷沈世研、二房的七少爷沈世檀、三房的五少爷沈世波。看到沈霜霜和沈雪迎了出来,依次见过礼。txtxiazai
  冯氏微笑着吩咐三个哥儿把卷轴放在院子中央的长白石案上,道:“这都是刚刚作成的诗画,拿来由四妹妹和五妹妹品鉴,评出最好的,彩头是输家一人一百两银子,赢家拿了银子去聚春和订座,吃招牌菜。”
  沈雪笑道:“大嫂,还是让四姐姐品鉴吧,哪轮得阿雪饶舌。大嫂招呼那些个娇客辛苦了,冬花,快给大少奶奶,还有三位少爷上茶,上山庄自制的茉莉花香茶。”
  沈霜霜展开卷轴,一幅幅看过去,基本上是应着桃花山庄的人物景致作品。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贵子贵女,笔下的功底还是很深厚的。看了一会儿,沈霜霜问道:“嫂嫂,这些诗作画作怎么都没有落款?”
  冯氏取了帕子拭去因走得急而沁出的细细额汗:“你们两个都没去聚宴,有些事情自是不知道,四皇子说,要的就是选出真正最好的,而不是屈于谁个身份高低,沈四小姐素有长安第一才女之誉,定能慧眼识珠。”
  沈世研歪歪嘴:“四姐姐,那四皇子让我转告四姐姐,他画的是一幅红花图,请四姐姐配诗一首。”
  冯氏、沈霜霜、沈雪都惊住了。简凤歌要求沈霜霜为他的无落款画作配诗,一则是要推他为大赢家,二则使沈霜霜在众人面前递出男女授受的言诠,一句“心有灵犀一点通”,沈霜霜便躲不开简凤歌的求妃,甚至因为这言诠而落了下乘做不得正妃。
  几个人的眼里都冒出了怒火,这简凤歌凭仗着自己皇子的身份,一面明修栈道,高调说不留款识是为了公平品鉴,一面暗渡陈仓,以权势迫人,不仅要赢得众人的几千两银子,还想模糊与沈霜霜的关系,令众人以为沈霜霜与他有私下往来,并着意攀附于他。
  他这是把沈家人都当作了趋炎附势的傻瓜!
  怎么会有这样龌龊又自恋的人!
  冯氏和沈雪相视一眼,从对方的神情里读到了同一个意思,四皇子简凤歌看上沈霜霜了!沈雪甚至想到,沈霜霜若以沈家嫡女的身份做了皇子妃,那么她这个庶女做信王府世子侧妃也就没什么般配不般配的了,信王府若与四皇子同一条船,这就是要把镇北侯府死死绑上他们的船。
  沈霜霜的脸色煞白,从卷轴中找到简凤歌的那幅红花图,煞白的脸色几乎白得透明了。画卷上,大片红花绚烂妖娆,如火,如荼,赫然是镇北侯府荷塘岸边的两生花!沈家谁个不知那是沈霜霜亲手种植、最喜爱的花!沈霜霜又羞又恼,抬手便要撕了那画。
  沈雪及时按住沈霜霜的手:“四姐姐冷静些。”
  沈霜霜眼中泛起水光:“五妹妹这是高兴了?你叫我如何冷静,那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五妹妹不知道么!”
  沈雪苦笑道:“四皇子是什么样的人,不是阿雪能评说的。四姐姐若是毁了四皇子的画,这冒犯天威的帽子扣下来,镇北侯府都顶不起,四皇子颇得圣宠,这诗,四姐姐不题也得题。”
  沈霜霜泪盈于睫,冷冷道:“五妹妹是巴不得我与四皇子有瓜葛吧,今日我题了诗,不到明天我心慕四皇子的话便会满天飞,我沈霜霜便是死,也不会给四皇子话柄。”
  沈雪淡淡一笑:“死之一字说起来很容易,可若真是容易的,何来蝼蚁尚且偷生的说法,四姐姐若觉得一死了之,了却今生所愿,阿雪不拦你。”
  沈霜霜默默然,前生之死,辗转三天三夜,痛不可当,恨不能马上死,偏偏有知有觉地残喘着。今生所愿,前路迷茫还在雾里,死,如何死得甘心!沈霜霜心念闪烁,忽觉得沈雪这话里似乎还有着话。
  沈雪淡笑不改:“四皇子的谋求,不过是他一厢情愿,四姐姐莫非忘了祖父说过,沈家嫁娶一直避免与皇家走得太近,便是四皇子请来了赐婚的旨意,也有祖父和大伯父顶着,四姐姐何至于说个死字。”细细端详沈霜霜的神色,沈雪越发肯定心中猜测,沈霜霜果然是为简少华重生而来。在她的前世,怎样的悲伤和绝望竟使上天为她逆转天命马车,打开慈悲之窗,给她重新来过的机遇?在预知后事的沈霜霜面前,自己必须一切谨慎。
  冯氏:“五妹妹说得不错,凡事都有祖父和父亲作主,四妹妹若是不想与四皇子牵连,这诗不题便是,千万别说那不吉利的话。”
  沈雪抿唇:“六弟带了四皇子的口信,四姐姐不题这诗,四皇子怒四姐姐不识抬举是轻,怒六弟没带话不把他皇子的尊贵放在眼里,这可就重了,六弟将来是要从仕的,多出个皇子阻挠,六弟便无出头之日。”
  沈世研悻悻道:“都怨我嘴馋,被四皇子从宫里带出来的甜糕迷了心窍,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一点不假。我找二哥去,不给四皇子下个暗绊子,出不了小爷这口恶气,阿檀,咱们走。”拉上沈世檀便往外走,“喵了个咪的,真当镇北侯府是颗又好吃又好捏的大鲜桃么!”
  沈霜霜冷哼一声:“说来说去,五妹妹你便是盼了我与四皇子有牵连。”
  沈雪亦冷了声音:“四姐姐这般负气,阿雪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回头唤道,“冬草,走,去四角亭。”
  冯氏急忙拦住沈雪:“五妹妹,四妹妹也是急得没了主张,五妹妹莫往心里去,出了事情大家一起想办法,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姐妹齐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沈霜霜望着容色沉静的沈雪,四皇子这样说明不明、说暗不暗的手段,自己一时也想不起如何应付,沈雪若在这转眼的功夫就有了对策,那就意味着自己不是她的对手。
  ——————。
  兔子伸出毛乎乎的爪爪,问一声,亲,不要银子的收藏推荐和留言,给一个吧!再问一声,哪位亲,银子很多,愿意给个赏,兔子感激收下的时候,送亲一首老歌,好人一生平安!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