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 偷窥

  沈雪翻了翻石案上的卷轴:“四皇子哄骗六弟带话,让四姐姐给他的画题诗,却没有说四姐姐只能给他的画题诗,既如此,这一大摞子画作,四姐姐辛苦辛苦,每一幅都题上一首诗,或是一两句应着画的长短词,既应下了四皇子特意托的话,又不至于授人以柄令人误会四姐姐有攀附之意,更传扬四姐姐才名不虚。”
  冯氏拊掌笑道:“好主意,管叫四皇子有气也撒不出来,他若是个聪明的,就该知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www.zhuixiaoshuo
  沈霜霜暗自叹了口气,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应对办法,自己却没想到。
  沈雪吩咐冬草取来笔砚,春燕立即上前磨墨,沈霜霜沉思着,提笔蘸墨开始题字。
  冯氏看沈霜霜笔走龙蛇,再看那写在一张张画卷上的句子,不禁赞叹道:“四妹妹才思泉涌,嫂嫂羡煞!”
  沈雪想了想,又道:“大嫂,四皇子这事儿,要赶紧告诉祖父和大伯母,不能由着四皇子编排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不定淑妃为了绑上镇北侯府,真向今上请旨赐婚,四姐姐是长房嫡女,当得起皇子的正妃。”心念忽闪,赵氏也许乐见其成呢,有深得帝心的四皇子作靠山,长房承袭镇北侯之爵更添胜算。
  冯氏点头:“我也正想着由谁回府比较妥当,又不引人注意。”
  沈雪微微一笑:“那好,一切听大嫂安排。四姐姐字字都是珠玑,阿雪留在这儿徒添羞惭,这便往四角亭去,当不得恒世子妃和许家大少奶奶久等。”
  冯氏笑道:“五妹妹去吧。”
  沈世波羞怯怯笑着:“五姐姐能带着阿波吗?”
  沈雪回眸注视沈世波。沈家兄弟姐妹十四个,在沈雪十多年的印象里,除了沈露露和沈世涛有事没事都要滋事,别个基本上都属于无视她的一类,没有谁表示过友好。沈世波这一带着七八分勉强的讨好的笑,让沈雪想起那个总是规规矩矩立在艾氏身后的朱姨娘。这是见着她得了老侯爷的青睐,还是因三老爷把她安置到曾负盛名的桃花山庄而嗅出了异样的味道,镇北侯府的后宅,有的是聪明人,很可惜,她不想再做谁谁谁的基石,若是以真心换真情,倒可以考虑。
  沈雪扶了走过来伸出胳膊的冬草:“阿波,我是去赴恒世子妃的约,你已经十一岁了。”这话里意思很明白,男女七岁不同席,于智王府世子妃而言,沈世波已是外男。
  沈世波粉嫩嫩的脸蛋顿时涨得通红,嚅嚅道:“五姐姐,……”
  沈雪摸摸沈世波的脑袋,浅笑道:“阿波若是有什么不急的事,等我回来吧。”
  刚到门口,却见沈世研没头没脑冲过来,唬得冬草拉着沈雪飞快避到一旁。
  沈世研看也没看沈雪,冲到冯氏面前,气喘吁吁:“嫂嫂,嫂嫂,大哥的腿,大哥的,大哥……”他的目光落到三房的几个人身上,咽下了后面的话。
  冯氏吃惊地瞪着沈世研,提着笔的沈霜霜放下了笔,沈雪也收回了跨出院门的脚。
  沈世研喘了口气,从春燕手中接过茶盏喝了几口茶,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憋话憋得满脸通红,只瞪向冯氏。
  冯氏由惊转急:“你大哥怎么了?”
  沈世研看一眼返回院子的沈雪,看一眼略显局促的沈世波,长长地吸了口气:“五姐姐,你不顾自己的性命救了阿研,救了七弟和八弟,阿研不会说感激的话,给五姐姐行个礼。”当真弯腰鞠躬行了个大礼,捋顺头发,“母亲曾说朱姨娘最是稳重,想来五哥和五姐姐一样心如明灯,现在有个救大哥的法子,五姐姐一定不会推辞。”
  沈雪避开了沈世研的大礼,前倨后恭,准没好事,一个八岁的孩子就知道拿话堵人嘴,不可小觑,想一想可不,沈世硕身有残疾,这沈世研便是长房的希望,是赵氏的心头肉,由赵氏精心教养,那满腔子的肠肠肚肚怕是不止有十个九曲十八弯。沈雪凤眸微弯:“六弟大礼,我可当不得,六弟还是有事说事。”
  沈世研抬头看向院西:“五姐姐且看。”
  沈雪顺着沈世研的眼光看过去,西院墙外不远处是一处竹叶婆娑的缓坡,沈雪记得坡那边就是荷塘,这缓坡当是塘泥堆积而成。
  沈世研:“阿研刚才出去寻二哥,看见二哥和叶家哥儿在竹林里聊天,阿研想开开二哥的玩笑,就悄悄摸了上去。摸得近了听到他们在说边关战事,那叶公子说,打仗的时候常有伤了胳膊折了腿的将士,北晋有个军医十分厉害,能接骨头折断的腿,不留残疾,我本想再听一会儿,七弟跑了过去,那叶公子便不再说了。我想,那个军医是不是可以治好大哥的腿呢?”
  沈雪的目光再次望向那片竹林,怒意渐生,叶超生那花蝴蝶藏在竹林,竟是在行偷窥之举么,那必是看到她和沈露露的冲突了,真应了杜红薇的话,这人就不是个稳重的,大孝在身还拈花惹草!
  冯氏愣怔一会儿,幽幽道:“六弟费心了,那些在战场上受伤的都是新伤,你大哥已是近十年的旧伤,但凡有治愈的一线可能,父亲母亲能不给治吗?”
  沈世研急急道:“我听得出来,那叶公子在说战场新伤的时候,也说着旧伤!”
  沈雪蹙着眉尖:“六弟是关心则乱,那叶公子既没上过战场,应该也不曾与北晋人打过交道,他从哪里知道北晋的神医,若真有这样人人都知的神通广大的军医,大伯父久在边关能不知道吗?”
  沈世研固执地:“便是一线可能,也是要想办法的,五姐姐,那叶公子到沈家拜望的人是三叔,想必他与三叔或是叶都督与三叔的关系很是亲近,五姐姐能不能借三叔的名头,问一问叶公子那军医的情况?”
  沈霜霜语气淡漠:“那叶公子是叶都督的儿子,这桃花山庄是叶都督输给三叔的,叶都督活着,不定还能腆着脸向三叔要回桃花山庄,叶都督阵亡,除非三叔甘愿将桃花山庄奉还叶家,从三叔让五妹妹到山庄休养可知,三叔没有归还的意图,话说三叔想还,早就还了。见着这样世外桃源一般的好地方,那叶公子心里能没想法?”声音由淡漠变得冰冷,“必是那叶公子诳人,怕是只要沈家开口问及军医,他便得摆出条件来索回山庄,到最后赔了庄子,又不见神医。”
  沈世研闷声道:“难道一座庄子比大哥的腿还重要了?”
  ——————
  word死翘翘了,兔子辛苦码了一天的五千字啊,全没了,全没了啊,兔子真的撞墙去了啊,写过文的都知道啊,丢了就是丢了,再写出来就没有原来的味道了,老天不带这么玩我吧,狂泪啊!!!
  兔子还是老老实实求推荐票吧,求推荐票,求没收藏的亲收一收,谢谢!唉唉,收藏涨得像落潮啊。
  兔子掩面泣走!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