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 明潮

  沈雪想起慕容迟所说叶超生与她有指腹之约,不觉拧了眉头,抿一抿嘴:“庄子再好也就是个庄子,果真能换北晋神医的消息,治好大哥的腿也是值得。四姐姐说叶公子有诳人之嫌,阿雪赞同,一个没上过战场、无任何官职的人,再久居边关,也不大接触得到北晋的秘密,需知这是个大伯父从来不曾说起过的人物。”
  顿了一顿,接过冬花送来的凉茶喝了两口,接着道,“这叶公子不是说北晋军医么,现在北晋的议和使团就在长安,接待使团的事宜都是鸿胪寺安排,二姐夫是右寺正,与使团成员当有来往,由他旁问,或许能窥得蛛丝马迹,真有叶公子口中的神医,便是绑,镇北侯府也有能力绑来。”hahawx
  冯氏不由得翻了翻眼睛,绑人,五妹妹,你威武!
  沈世研迟疑道:“二姐姐是二叔的女儿。”
  沈雪凛然。沈世硕的腿疾若能治愈,长房长子承爵的可能性将变得极大,镇北侯的爵位就与二房几乎无涉,那么,当陈默雷打听到确切消息,沈雯雯能无条件报给老侯爷吗?
  冯氏眼里的亮光熄成了燃不起的死灰。
  “凡事总要试一试,成与不成,求个心安,聚宴的时候听大家谈论,北晋二皇子慕容迟明天上落雁崮天元寺游玩,”沈世研握了握拳,“为了大哥,就是磕膝盖当脚走,我也要见一见那个冰山战神!”
  “不要!”沈霜霜脸色突地煞白,“阿研不要!阿研千万别去见那个疯子!”
  冯氏和沈世研大为不解地看着春燕用力扶住的沈霜霜。
  沈雪心头咯噔一下,看沈霜霜那颤栗着撑不住娇躯的样子,显然是与慕容迟有过交集的,慕容迟说他不认识沈霜霜,那么他们之间的交集即发生在沈霜霜的前世,令沈霜霜如此又惧又恨,那一世的北晋二皇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疯子,沈雪忽然很想知道是怎么个疯法才使得素来文雅的沈霜霜如是贬斥。
  她没有沈霜霜那一世的记忆,或可以说那一世沈雪非这一世沈雪,那慕容迟呢,这一世慕容迟对沈霜霜貌似毫无兴趣,是不是也可以说,这一世北晋二皇子非那一世北晋二皇子?沈雪摇摇头,绕得自己都有点晕了,前生与今世,太复杂,不必理会沈霜霜的前生,守好今生,求一个行走山川快意江湖。
  沈霜霜已知自己失态,强作镇定连饮花香清雅的茉莉花茶,让那缕茶香缓缓弥散在心际,良久才说:“嫂嫂,阿研,你们想啊,父亲在边关与晋军恶战,使慕容驰损兵折将,不得不向南楚求和,那慕容驰必是恨极父亲的,阿研巴巴地赶过去,岂不是飞蛾扑火!”
  冯氏拉过沈世研:“你大哥若知你这番心意,结冰的心也被你捂得化了,这件事等回禀过母亲再作打算,听你四姐姐的,千万别去寻北晋的二皇子,你有个闪失,母亲可得哭碎了心。”
  沈世研的眼光也黯淡了,恹恹地去看沈霜霜还没题字的画卷,翻了两张,眼睛一下子瞪起来,不可置信地瞪着,哈哈哈大笑道:“四姐姐快看,这画没画别的,全是圆圈,全是圆圈!”
  冯氏闻声瞅过去,但见沈世研手下的那张画,左一个圆圈,右一个圆圈,圆圈套圆圈,圆圈叠圆圈,也不知有多少个圆圈,忍俊不禁,扑哧笑道:“这谁家哥儿开玩笑?”
  沈雪囧囧地想起,传闻毛老人家曾画过一条直线一个圆,美其名曰“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画这些圆圈的家伙,是不会画画呢,还是存心恶搞呢?
  沈霜霜的脸忽儿青忽儿白,笼在长袖中的双手握成拳,又松开,再握成拳,再松开,竭力舒缓心中的恐惧和仇恨,这只是一幅相似的画,已令她乱了方寸,若见着慕容驰本人,她再不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必定露出破绽,届时将又一次与简少华擦肩而过,再堕万劫不复之绝地。沈霜霜深深地吸气,呼出,再吸气,再呼出,想起前世慕容驰画过一幅圈圈图,还配诗一首:
  “相思欲寄从何寄?画个圈儿替;话在圈儿外,心在圈儿里。我密密加圈,你须密密知侬意,单圈儿是我,双圈儿是你,整圈儿是团圆,破圈儿是别离。还有那说不尽的相思,把一路圈儿圈到底。”
  斜睨石案上的圆圈图,沈霜霜心中一沉,难道是慕容驰那疯子乔装进了桃花山庄?
  冯氏安慰道:“这哥儿的玩笑开的,真叫人笑不得恼不得,四妹妹题不得字就算了,何必与自己过不去。”
  沈世研恨恨道:“让我抓着这厮,非踹他十七八个五体投地,四姐姐还是想一想吧,写上几个对得上的字,不然,别的画都写了,单空过这幅特别的,不定又落言诠。”
  杂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从院门涌进一群鲜衣少女,为首的正是乔阁老之嫡女乔妙玉。
  乔妙玉绾着海棠髻,花瓣形的髻发中间插着一朵金灿灿的粉红碎玉嵌作花蕊的赤金海棠花,身穿胭脂色挑绣新绽海棠花的云锦长裙,裙边大朵怒放的海棠花随着她的走动时隐时现,一眼看过去,整个人富丽而张扬。
  乔妙玉四下打量,嗤笑道:“听说这儿是桃花山庄的主院,果然是个好所在,这就叫人不明白了,既是主院,镇北侯府竟由着一个庶出的住进来,难不成镇北侯府没了嫡出的主子,还是镇北侯府从来不分嫡庶不讲纲常?”
  冯氏上前一步,声色平静:“桃花山庄算不得多好的庄子,也还风景宜人,饮食歌舞不说多好,也还入得了大家的眼,乔四小姐如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出来,镇北侯府虽是武将二等爵,也还知理晓义,断无怠慢贵客之理。”
  这番话绵里藏针,暗讽乔四不过是镇北侯府桃花山庄的一个客人,主人好吃好喝好玩地招待了你,便是礼仪周全,你却在酒足饭饱之余,肆无忌惮置喙主人私事,实在是逾矩,大失教养。而且,冯氏点明乔四指责的是朝廷的勋贵重臣,若不知收敛,便是沈乔两家的对抗。
  沈雪静静看着冯氏。不愧是赵氏看中的女子,婉婉有仪而又锋芒半隐半露,宛似医院里的外科医生,笑颜下藏着最锋利的刀,在患者全心信任的时候,手起刀落。试想沈家若是在老太君或艾氏的手里,必不是现在这样严谨无失,假以时日,冯氏便是另一个赵氏,可惜沈世硕……
  北晋的军医,擅长骨科,可治旧伤,慕容迟明日往天元寺……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