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 咏蛋诗

  乔妙玉没想到被她点中的沈雪一声不吭,由着冯氏做了挡箭牌,心里恨得只想拿刀戳死冯氏,又知与冯氏纠缠必讨不了巧,眼珠一转,笑道:“久闻沈家小姐个个才貌双全,沈四小姐更有才女之名,想来沈五小姐也是不差的,今日众姐妹有幸在桃花山庄相遇,还请沈五小姐不吝,让姐妹们一睹文采。”
  冬果双眼微眯,嘴角微勾,端过青花瓷的托盘,摆出一套绿岫玉茶盅,沏满清茶,恭恭敬敬给众位贵女一一奉茶。www.hahawx
  这些娇俏的鲜衣少女,或高贵,或温婉,或清秀,或妩媚,啜着香气袅袅的花茶,在乔妙玉的严厉目光示意下,鼓噪声由低而高,应和着乔妙玉的提议。沈家小姐才貌双全,可谁都不是闭塞的,沈家人自己言五小姐皆轻轻带过,可见沈雪很平庸。作为简少华的一众铁杆粉丝,看着身为庶女却有可能成为简少华侧妃的沈雪,当真是一件她们想都没想过的窝心事,沈雪出糗,便是抚慰她们受伤心灵的良药。
  冬果送回了茶具,在正屋转了一圈,急步走出来,向沈雪禀告:“小姐,花花好似受了惊吓,藏进衣柜缝隙里不肯出来,小姐看看去吧。”
  “几位姐妹光临沈五的小院,沈五倍感荣幸,只可惜现在沈五还有要紧的事,不能不去救一救自己养了很久的猫咪,劳几位姐妹稍候片刻。”沈雪转身往廊下走去,忽又回过头来,唇角勾起,勾出一弯下弦月,“乔四小姐养过猫吗,猫是一种无鱼不欢的小动物,圆溜溜的大眼睛,毛绒绒的小爪子,可爱极了,咪呜咪呜地叫唤表示讨好,在脚下穿来转去表示亲近,打呼噜表示心情愉悦,漂亮,机灵,而又不失温柔,即便炸了毛也能博人大笑。”
  轻轻哂笑一声,“不比那府门外的乞丐,给一点吃的,一把抢过去就逃得没了影,不给吃的,不干不净能骂上半天,沈五甚少出门,出得门去,也是宁可给那些流浪在街头的猫猫狗狗一条鱼一块肉骨头,也不会给那些好手好脚的乞丐一个铜钱。乔四小姐,你呢?”
  沈雪的声音清脆如出谷的黄莺,柔婉似深春的暖风掠过波光粼粼的水面,却听得乔妙玉的脸色五彩斑斓,一众以娇柔著称的美少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自主一阵阵脸红脸白,她们作为宾客,在吃干抹净之后来砸主家的场子,岂不是连那猫狗都不如?看向沈雪的目光不约而同变得惊讶、不可思议。
  沈世波和沈世研暗自腹诽,五姐姐原来是个潜在水底不露头的,这浮出水面抡过来的一顿枪棒,直抡得这群美少女有苦说不出,五姐姐,你威武!
  乔妙玉冷笑道:“猫,沈五小姐寻得好借口,不会吟诗就不会吟诗,直说出来也没人笑话,这么躲着当起了缩头乌龟,才真叫人瞧不起。”
  冯氏亦冷了神色:“世人以诗会友,以琴寻知音,乔四小姐,我家五妹妹与你很熟吗?与你相识吗?”
  乔妙玉冷哼一声。
  沈雪很快从屋里出来,抱着胖乎乎的花花来到长白石案前,低头看着沈霜霜题过字的画作,那幅别具一格的圆圈图还放在最上面。沈雪眼光闪闪,轻轻笑道:“四姐姐珠玉在前,阿雪扔出块砖也不妨事,这满纸的圆圈真像一个个的蛋,想来是这位不知名的哥儿太想吃蛋了,阿雪便以这蛋为题,胡诌几句吧。”
  招招手唤过冬草,“冬草,去取些止痛药来,几位姐妹娇滴滴的身子,挨不得苦楚的。”看向乔妙玉,口角含笑,“沈五惯来是个不通文墨、不通音律的,比不得乔四小姐六艺精通,还请乔四小姐不吝,多多指教。”
  沈霜霜目光微凝。前生沈雪才艺平平,这一生几乎是个隐形人,谁也不知她深浅,细细想来她两世都未看透过这个不哼不哈的五小姐。
  冯氏眼中一亮,走上前替了春燕,细细地磨起墨来。沈霜霜提着笔,蘸了墨,等着沈雪。
  沈世波和沈世研噘嘴,五姐姐,她会吟诗吗,只怕是个臭诗篓子。
  沈雪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不急不徐念道:“一个两个三四个。”
  乔妙玉一愣,忍不住大笑,笑得直打跌,神啊,佛啊,这是哪家的诗啊!美少女们慌忙掏了手帕掩住口,将那笑声堵在口腔里。
  冯氏很无语地看了沈雪一眼,如果她也笑出来,那就太不厚道了,使劲憋住,默默地低头磨墨,磨墨……
  沈世波和沈世研精致的五官挪了位,五姐姐,真是个臭诗篓子,臭得很的臭诗篓子。
  沈霜霜囧囧地写下七个字,五妹妹,你可真是虚心向乔妙玉求教,伸脸给人打啊。
  沈雪挠着花花的下巴,继续面无表情状:“五个六个七八个。”
  乔妙玉跺着脚,弯着腰,一只手胡乱戳着,一只手捂住腹部:“哎哟,肚子笑得痛,不行,揉揉,不能笑了,怕是肠子要打结,哎哟,痛,要岔气了,揉揉……”
  美少女再也堵不住口腔里的笑,笑得花枝乱颤,笑出了泪花。
  冯氏磨墨,默默地磨墨。沈霜霜写字,默默地又写七个字。
  沈世波和沈世研想说话,又觉得还是算了吧,以五姐姐现在臭诗篓子即将臭遍长安的状况来看,搞不好多说多错,还是保存实力等待扳回一局的机会。
  沈雪朝天翻了个白眼,没有表情的容色不见一丝松动:“几位姐妹肚子痛得很吗,沈五这里有上好的止痛药,十文钱一丸,药到痛止。”
  “噗!”院子里的人纷纷仰面,呈口吐鲜血状。
  沈雪叹了口气:“沈五还有两句没念呢,念还是不念呢,几位姐妹痛成这样,沈五担不起唉,要不止痛药便宜卖,九文钱一丸?”
  冯氏也叹了口气,五妹妹,你胡诌得山重水复疑无路了,以“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的句子还能诌出个柳暗花明又一村来?
  乔妙玉忍着笑,喘口气道:“哪有吟诗吟一半留一半的,沈五小姐请接着念。”
  沈雪想了想,慢慢道:“也对,笑话看一半不让再看,有点不厚道,这首咏蛋诗的下半部分是,”再次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吐出十四个字,“待到他日破壳出,凤凰何少雀何多。”
  沈世研脱口叫好,五姐姐这个弯拐得也太大了,怪道母亲从不让长房的仆妇随大流地踩五小姐,五小姐那是事事不与人计较,真与人计较起来,她就不是人了。
  沈世波怔怔的,心中暗赞生母朱姨娘心思敏锐,五小姐洗去铅华必是光彩曜目,跟着五小姐,一定有肉吃。
  冯氏抿紧了嘴,眼底的笑意好似秋日里夕阳下波光潋滟的湖面,带着几分炫目的柔情。
  ——————。
  打酱油的花花举起猫爪,亲,好消息,兔子家的猫猫被石家庄广电推荐到亚洲动物基金“2013我和它共享爱”伴侣动物微摄影大赛全国赛区参加大赛啦,第一组照片叫“被弃小奶猫的成长”,第二组照片叫“翎翎家的宝贝猫”,萌猫无敌,有爱猫的亲,可以到石家庄网络广播电视台,以照片名字搜一搜,就能看到兔子家的猫猫了,萌翻亲哦!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