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 闯院

  乔妙玉又惊又怕又痛,她做噩梦也想不到,沈五会让丫环将她毫不客气地扔出来,这是大家闺秀吗,简直就是市井悍妇的做派!乔妙玉贵为朝堂首辅的嫡女,平时里除了表妹凤仪公主,哪家贵女不是笑脸相迎,何曾受过这等委屈,一时雨打梨花,放声大哭,从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今日竟被一个庶女当众轰出庄子,奇耻大辱,沈五,我乔四与你不共戴天!
  此时的乔妙玉完全忽略是她自己寻衅在先,想把沈五狠狠地踏在脚下,不曾料到沈家个个巧舌如簧,寸步不让,令她习以为常的那种众星捧月的优越感荡然无存,而绕在身边的那些美少女,此时此刻看向她的目光,竟是幸灾乐祸的,乔妙玉气疯了,这个场子不找回来,她将无法在长安城贵女圈中立足。www.hahawx
  冬草不耐烦道:“乔四小姐,你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也不怕哭花了精致的妆容,你家世子哥哥惯来赏花赏月赏佳人,你也不怕污了人家的眼,扫了人家的兴,乔四小姐还是赶紧回家去,对着镜子练一练怎样哭才能哭出最迷人的姿态。乔四小姐,请吧。”说着,迈步上前便要再送一个五体投地给乔妙玉。
  乔妙玉顾不得疼痛,跳起来大叫:“贱婢!你再敢碰我,我乔四管叫你活不到今天晚上!”在随侍丫环的搀扶下,倒也识相地向山庄的大门退去,又不忘扔下一句狠话,“沈五,你就等着接受乔家的雷霆大怒吧!”
  迎面,是从外院急匆匆赶过来的沈世榆,在他身后,绿叶捧鲜花一般簇拥着四皇子简凤歌、智王府世子简少恒。沈世榆望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乔妙玉,眉头挑了挑,作为聚会的东主,他不得不出声询问:
  “是乔家小姐吗?”
  简凤歌素有妖娆皇子之称,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浅浅一笑便有万种风情,若非眼里嘴角的笑容时时露一抹轻佻,倒也真是难得一见的好样貌。此时身穿一件金黄色银丝绣成祥云团龙暗纹的皇子常服,头戴八宝紫金冠,脚下轻飘飘的已有五六分醉意,一见自家妹妹的小表姐哭成了泪人,护花之意油然而生,挺起胸脯:“乔家表妹,别怕,别哭,告诉四表哥我,谁欺负了你,四表哥削他满地找牙!”
  乔妙玉哭得稀里哗啦:“四表哥,表哥,哥哥……”哭声上气不接下气,吐出来的字却是个个清晰。
  简少恒穿着一件墨绿色绣有松柏暗纹的锦袍,腰系嵌宝金丝缎带。看着乔妙玉,简少恒抖两抖又抖两抖,从四表哥到哥哥,乔四叫得这一个顺溜,便是叫表哥也有点远吧,果然是地位决定百花运。
  沈世榆脚下微微一顿,凝眸看乔妙玉的瞬间用淡淡的笑容掩去骨子里的不耐烦:“乔家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竟有那不长眼的下人,胆子肥了敢难为乔家的贵客?乔家小姐请放心,沈家绝不姑息欺主的下人。”
  乔妙玉满脸惊恐地看着沈世榆,突然一扭身,躲到简凤歌身后,大声道:“你们沈家欺人太甚,犯了过错竟想随便拿个下人顶缸,欺乔家没人么!”眨眼间,乔妙玉将她对沈雪的嫉恨上升为乔沈两家的对立,镇北侯府瞧不上首辅乔氏。
  简凤歌素来是个怜香惜玉的,乔妙玉化身为惊慌失措寻求庇护的小白花,激起了他强烈的保护欲,哪个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欺到乔家表妹的头上,置皇家的尊严于何地?卷起宽大的袍袖,趁着酒兴笑道:“乔家表妹前头带路,四哥帮你出气。”那一个表哥的表字,直接打上了叉叉。
  乔妙玉满眼算计得逞的得意,领着众人直奔主院。
  院内,沈霜霜已完成全部卷轴的题字,正和冯氏、沈世研一起评谈哪一幅最佳,沈世波坐在廊下用一根狗尾巴草逗得花花又扑又挠,沈雪吩咐冬花和冬果送上茶水点心,在一旁随叫随到,与提着食篮的冬草准备去四角亭赴褚嫣然和杜红薇的约。
  乔妙玉领着一帮男宾掀翻守门的婆子闯了进来。
  沈家主仆大惊失色,男宾突兀闯入闺阁女子的起居地,是一件极为荒唐失礼的事情,而于女子而言,闺誉尽毁!碍着简凤歌皇子的身份,他们却不得不咽下这口闷气向简凤歌行礼。沈世波和沈世研粉嫩嫩的脸蛋憋得铁青,沈家与乔家的梁子,这就算结结实实结下了!
  简凤歌轻佻的目光扫到两位如花少女,心里咯噔一下,酒意立即散了三分,乔妙玉竟将他引到了沈家小姐的院子?所谓欺负了乔妙玉的人竟是沈家小姐?眼前这两位少女,雍容沉静,应该就是沈家四小姐和五小姐吧,给沈家人留下恶劣的印象,他和简少华的求妃之路难免多了障碍。
  简凤歌眼珠一转,也罢,这样子沈四和沈五再也嫁不得旁人,正好由着他们捏扁搓圆,一道圣旨压下来,还怕镇北侯府不欢欢喜喜地贴上来?有了文臣之首的乔家,有了重兵在握的沈家,有运筹帷幄但短命之相的简少华相助,那个宝座铁定归他简凤歌。现在该做的不过是哄一哄这两个小丫头片子,呵呵,这可是他的最擅长。
  简凤歌快步上前去扶屈膝行礼的沈霜霜:“沈小姐快快请起,凤歌面前,沈小姐不必多礼。”这一前探伸手,暧昧十足,瞧得蜂拥而进、顿感尴尬、进退两难的男宾们都现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沈世研哪肯让简凤歌碰上沈霜霜,身形一耸,使简凤歌伸出的手正好托住自己的胳膊,顺势挺直腰,童声琳琅悦耳:“多谢四殿下!四殿下如此宽待臣子,臣子感激涕零,愿为四殿下效劳。”
  沈霜霜脸色发白,立即退到冯氏身后。
  简凤歌微凝的目光从沈世研转到沈霜霜,心中嗤笑,小东西,你还能逃得过我四皇子的手心去?堂堂四皇子想要的女人,哪个不是洗得白白的,脸红心跳地巴巴等着?
  沈家的几个丫环收到沈世榆的目示,在院子里摆上茶点招待这些她们心里只想狠踹两脚的男宾。
  乔妙玉指着沈雪,娇声道:“四表哥,就是她叫丫环摔我,还要把我轰出桃花山庄,她眼里根本就没有天家的威严!”乔妙玉的姑母位在昭仪,从天家论,她只算得众多外戚中很微不足道的一个,狐假虎威莫过于此。
  简凤歌双臂环于胸前,左手托住下巴,呈思考状:“乔四小姐,据本皇子所知,沈家小姐知书达礼,德言容功无不俱佳,岂会有泼妇举止,必是乔四小姐听错了。”
  这一刻,简凤歌将他与乔妙玉撇得清清的。
  ——————。
  兔子鞠躬感谢所有向兔子推荐、投票、打赏的书友,你们都是好人,大好人啊,兔子无以为报,只有把自己关进小黑屋,码字,码字ing……
  话说,能讨论讨论情节么,兔子怕写歪了。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