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流言

  桥塌落水的是长房嫡子沈世研,二房嫡子沈世檀,三房庶子沈世涛。这三个哥儿若是一起出了事,可是一件撼动沈家、甚至撼动朝堂的大事,镇北侯爵位这朵名花迄今还没主儿呢,沈世硕右腿残疾,不可能承爵,嫡子里就剩三房的四少爷沈世湾,不过,这益处显然是一眼瞧得出来的,太容易让人诟病了,谁也不会那么蠢。
  灵雀桥桥塌,真就是个意外吧。www.hahawx
  意外之外的意外,是五小姐不要命地跳了河把三个哥儿都推上了岸。沈雪凉凉地一笑,侯府之内,竟没有人质疑懦弱的五小姐会游泳,还游得不错,她这个五小姐,被忽略得真是彻底。
  话说来也可笑,默默无闻的镇北侯府五小姐,现在颇有些家喻户晓。五天前的中秋花灯会,她因街痞围堵误进青楼,成了豪门蓬户的酒后笑料,这一次桥塌事件,舍命救弟、绝爱幼弟的名声很快传遍长安城,引得一众正太萝莉们只恨沈家五小姐不是自家姐姐。
  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信王府世子。信王府世子简少华,容貌俊美柔善,深得太后宠护,若非有咳喘的固疾,实是长安城豪门贵女夫婿的首选,即便如此,当年首辅乔阁老之嫡长女乔曼玉嫁入信王府为世子妃,长安城碎了一地的芳心,这一番不顾自身病体下水救人,更彰显了他舍己为人可泣鬼神的善勇本质。一时间,信王府盛名更盛。
  冬草和冬果先后进了屋,冬草把手中的食盒重重放在桌子上,眼圈透着红。
  冬果小心翼翼打开食盒,取出燕窝粥和四样小菜,放在白瓷托盘上,端给沈雪。一丝嘲讽浮上,果然是稀有的血燕,若不是三个哥儿,老太君也记不起她这个孙女吧,或许是大夫人赵氏借着老太君的名头赏下来的,六哥儿沈世研是赵氏的亲子,是承爵的热门人选,老太君嘛,三个哥儿的获救大大妨着她嫡亲孙子沈世湾承爵的机会了,怕是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恨着呢。
  一碗粥很快吃完,又吃了几块蜂蜜桂花糕,沈雪觉得气力恢复不少,传承了前生的记忆,不知道能不能传承前生的所学,一念及此,抬眸道:“冬果,取琵琶来。”
  冬果一惊:“小姐刚醒,体弱,多歇歇吧,那琵琶,不弹吧。”暗道,小姐,你弹那琵琶,真真的听不下去。
  沈雪的目光停在冬果脸上:“三夫人离了听雨院,我就使唤不了你了?”
  冬果吓一跳:“奴婢不敢!奴婢是小姐的奴婢,小姐要奴婢死,奴婢不敢活!”
  沈雪冷冷道:“我这病重刚醒,你就死呀活的没个避讳,合着我该一直睡着不要醒?”
  冬果大惊,脸色煞白,扑通跪倒磕头,连声道:“奴婢不敢!”连滚带爬往琴屋取了琵琶来。
  沈雪半抱琵琶,调了调弦,琴弦如丝,指尖一滑弹出几个雨落深潭的弦音,这琵琶是她十岁生辰时那个从不正眼看她、看她也是一脸冷冰冰透着厌恶的父亲送的,倒是一把上好的琵琶,音色清越如大珠小珠玎玲落入玉盘。沈雪闭上眼睛,手指疾速掠过琴弦,一串清空悠长的音符之后,乐声突变,竟似金戈风雷,而又迅即归于宁静!沈雪低低叹了一声:“好久不弹,倒是手生。”心中微喜,隔了世,手生是难免的,多弹几次便可。
  冬果发呆,这,这是五小姐弹出来的乐声?她忍不住掏掏耳朵,听岔了?
  冬草睁大了眼看着沈雪,小姐唇角那一抹浅笑,带着冰冰的寒意,生生将人隔离在她的世界之外。长安城里高门都羡慕镇北侯沈家的小姐个个才貌双全,她却懂得这些才貌双全的小姐当中是没有五小姐的,侯府里谁不说五小姐容色平庸,才艺普通,性子纤弱?看着五小姐嘴角那越来越淡的笑意,冬草不由得心疼不已,本已泛红的眼圈更是溢上了泪,虽极力克制,却止不住双肩颤抖。
  “冬果,我这就起身,取那套水绿色绣白兰花的裙子,血燕么,怎么着也要去给老太君请个安的。”沈雪转转脖子,揉揉肩,掀开锦被,瞥一眼冬草,道,“什么闲言碎语的,说来听听。”
  冬果伺候着沈雪洗漱更衣。
  冬草咬着嘴唇,嘟了一句:“小姐也说了是些个闲言碎语,不听也罢。”
  沈雪直视冬草,凉凉道:“冬草,我昏睡了一整天,侯府里的事都不知道,你是想着我一走出听雨院就犯错?”
  冬草大惊失色,腿一软立时跪下:“冬草不敢!冬草是听雨院的奴,听小姐的吩咐那是本分,只不过那些话太难听,冬草怕小姐伤心。”
  三年前,听雨院的一个大丫环爬了三老爷沈凯川的床,连着半个月沈凯川都招了她去他的紫竹园,一时风头盛极。老太君念沈凯川膝下子嗣单薄,做主抬了姨娘。如今蒋姨娘早已势头不复,见着旧时的主子沈雪,却好似刚下蛋的小母鸡,每每昂头而过。彼时,三夫人为严谨家风,发卖了听雨院所有的丫环婆子,奶娘项嬷嬷经沈雪苦苦哀才求得以留下,沈雪因此禁足两个月。冬草和冬花便是那时候进的听雨院,今年十七岁,冬草年长冬花半岁。
  沈雪沉思。还真没听冬草自称过“奴婢”,卖身为奴有几分不甘心吧,在冷清清的听雨院为奴,更添两分不甘心吧,不过,平日行止倒是十分维护她这个主子的。沈雪眸光沉静:“那些太难听的,你不说与我听,我却从别处听来,岂不是要更伤心?”
  冬草抽泣着:“那……冬草便说了,小姐千万莫往心里去,气坏了身子,岂不正遂了某些人的愿。”
  沈雪淡然道:“你说。”
  冬草拭了泪:“冬草去大厨房照看小姐的燕窝粥,大厨房管采买的尤婆子,她家是老侯爷松涛园的管事,管事向她学舌说笃学院教习的颜夫子在老侯爷那儿数落五小姐,学画把大雁画成麻雀,学绣把鸳鸯绣成水鸭子,颜夫子还建议,……”
  ——————。
  支持兔子的旧文《昨夜欢情》,欢迎戳一戳!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