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陷害

  简少恒也忍不住嘘出了声,我说,沈四小姐,沈五小姐,你们也太捉弄人吧!当真以为那满纸的圆圈是一个个的凤凰蛋?可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鸡蛋鸭蛋鹌鹑蛋,必须都是凤凰蛋,谁敢说不是凤凰蛋,他就捏碎谁的蛋!
  东安侯府的三少爷郑叔俊呵呵大笑起来:“一个两个三四个,五个六个七八个,待到他日破壳出,凤凰何少雀何多。这诗峰回路转,极具双关之寓意,这字娟秀隽永,好似宝玉明珠,沈五小姐吟得好诗,沈四小姐写得好字!”www.hahawx
  深深的目光从沈霜霜和沈雪的脸上一掠而过,心跳似乎漏了一拍,怪道沈家五小姐入了那人的眼,挺腰直立的姿势,眼底唇角的清冷出尘,竟有七八分相似,再掠过沈霜霜,拊掌笑道,“这位爱吃蛋的哥儿,出来吧,让我等膜拜一二。”
  叶超生微红了脸,呐呐道:“在下……在下愧不敢当。”掏出丝帕去擦额上沁出的一粒粒汗珠。
  悄悄蹭到叶超生身边、正想着引起叶超生注意的一个粉衣美少女眼疾手快,夺了那丝帕,尖声惊叫道:“咦,这不是乔四小姐的海棠花丝帕吗,叶公子,你怎么会有乔四小姐的丝帕?咦,这还写着诗,
  昨夜海棠初着雨,数朵轻盈娇欲语,
  佳人晓起出闺房,将来对镜比红妆,
  问郎花好侬颜好,郎道不如花窈窕,
  佳人见语发娇嗔,不信死花胜活人,
  将花揉碎掷郎前,请郎今夜伴花眠。”
  丝帕上的字越念越少,粉衣美少女心里的嫉火越念越旺,乔妙玉,你不是死心塌地追着信王府世子吗,怎么又来勾搭叶家公子!乔妙玉,你做得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粉衣美少女的声音沉静下来,“这字新写未久,结体严紧,骨力遒劲,笔法爽利挺秀,笔锋匀衡瘦硬,笔势形断意连,气韵生动秀逸,真是难得的好字,不过,这写字的功力虽好,却还缺了岁月的沉淀。”抬眸,盈盈注视叶超生,隐下心头嫉恨,“叶公子,这是你写的字吧,这诗,是你写的吗?海棠美人相映红,好诗呢,昨——”
  沉静的声音忽然颤抖,“昨夜,晓起,闺房,今夜,”转眸看向容色惨白的乔妙玉,“乔四小姐,你,你和叶公子……”袅袅的拖长音给人无限想像的空间。
  乔妙玉说不出话来,眼中泪水不断涌出,她不知道自己的丝帕怎么会到了叶超生的手里,更不知道叶超生为什么要写这样香.艳不清的诗,若不是身边两个丫环紧紧扶着,她早已瘫倒地上。
  叶超生对着粉衣美少女慌忙作揖:“小姐慎言,小姐慎言!在下在客房小憩,醒来便看见桌子上放着这条月白色丝帕,看那海棠花绣得精致,在下随手题了首诗,随手纳入袖子里,在下绝无唐突乔四小姐的意思,绝无!”
  众人明白了,原来是乔妙玉神女有意,叶超生襄王无心,唉,真是可怜痴情女子无情郎啊!死死瞅着叶超生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孔,众人默泪两行,前有简少华,后有叶超生,这还让不让长安的少年郎活了,不由得心里都萌生了掐死这货的冲动,可看到叶超生身边那个冷面侍卫,又默默地把这冲动掐死了。
  沈世榆想起叶超生逃开众美少女的掷帕,躲进竹林,隐在竹叶间远眺主院的那种专注,再看此时叶超生慌乱中不时偷瞄沈雪、沈雪垂着眸也没能尽掩的笑意,眼珠转动,伸手搭上叶超生的肩,促狭地笑:“叶哥儿,你这海棠美人诗生动灵秀,得应着景、应着情才能写出来吧。”
  叶超生诚惶诚恐:“不是,不是,在下抄来的,在下从郑三公子那里抄来的。”
  郑叔俊跳了起来,叫道:“叶公子可别攀我,我郑三哪写得出这样好诗,我是从醉仙楼的墙壁上抄来的。”
  乔妙玉一听,这是将她等同了青楼女子啊,原来比头上掉了一泡鸟屎更倒霉的事是头上又掉了一泡鸟屎,明明知道有人在陷害她,却是百口莫辩,这般无力而绝望的境地,她宁愿自己已经被沈雪轰出桃花山庄。
  沈雪眯起了眼。丝帕是冬果借奉茶偷的,海棠美人诗是她写的,在丫环们摆上茶点的时候,冬果将丝帕随意塞给某位哥儿,如此,乔妙玉眼下会大大损了名声,落一个被她不喜欢的哥儿娶回家的结果,话转回来,这些被祖父祖母请过来的哥儿姐儿,家世都相当的好,倒不算真害了乔妙玉,只是断了她想嫁简少华的路而已,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是在帮乔妙玉,甫孩子一出生,乔妙玉就会明白,妾再大也不如妻啊,那个时候她该万分感谢丝帕事件。唉唉,沈五小姐一直是个心太软的,不是吗?
  沈雪没想到冬果那个小花痴居然选中了叶超生,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叶超生和郑叔俊,一番胡说八道竟将乔妙玉狠狠推入泥沼。叶超生和郑叔俊,配合默契地辣手摧花,是帮沾亲带故的沈家出气,还是存心下乔家的脸面?这叶超生来到长安,没几天竟和东安侯府这般熟了?
  沈雪在心里为乔妙玉掬一把同情的泪水,想起当年被陷害的沈雲雲,忽然明白沈凯川就是为了防偷才寻了一个空空妙手放在她身边,沈雲雲逃过一劫在于家人对她的信任,轮到乔妙玉,且看乔家人如何作为。所以说,拼爹,也还是低调一些好,言语不要太嚣张,举止不要太狂妄,落井下石的远远多于雪中送炭的,低调是王道,为了自己,也为了老爹。
  吏部乔尚书的儿子乔立也在被邀之列,也随着简凤歌来到主院,正自懊恼自家堂妹不知轻重将花名在外的四皇子简凤歌领进沈家小姐的住处,转眼爆出她不顾廉耻送出的丝帕被写上了青楼题诗,乔立望着风姿卓尔的叶超生,否认乔妙玉私相授受的话在舌尖上滚了几滚也没能说出来,乔家人谁个不知乔妙玉多次向简少华赠帕赠钗,可怜乔家竭尽全力才没让这丑闻传出府去。简少华已经娶乔曼玉为妻,乔家不可能再送上乔妙玉,这个叶超生,虽是个缺少依靠的外来人,毕竟其父官居正三品,加上不输于简少华的外表,倒也不算辱没乔妙玉。
  乔立咳嗽一声,向简凤歌揖了一礼:“四殿下,舍妹做出这样的事,也是因为一番真情,求四殿下成全舍妹。”
  ——————。
  本文中的诗句,基本引自历代古诗,各位书友不要拍兔子哦,兔子无能,写不出比古人的诗更好的诗。默泪,靠墙去了。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