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不能明火

  简凤歌扫了沈霜霜两眼,知道散出来的暧昧氛围并没伤着沈霜霜,猛攻不下也只好徐徐图之,遂与简少恒、沈世榆一起,领着各自取回作品的哥儿姐儿往客院而去。
  简少恒以余光扫过叶超生,这个人,为了结识简凤歌,舍得出去几千两赌银,还真有点意思,若能投了简少华,不定是一双硬翅。doulaidu
  沈二刀走进院子,面有惭色,一躬到地:“卑职无能,竟让这帮混蛋闯进五小姐的院子,卑职已经派人通知老爷去了。”往日文雅淡定的笑眸浮上嗜血的狠戾,“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沈雪不以为然地歪一歪嘴角:“那是四皇子,皇帝的儿子,谁也不能明火执仗地把他怎么样,有能力报仇也得等着最佳时机,没能力的两眼一闭冲上去,自己找死不成,还连累家人,小刀叔,安逸日子过得久了,想松松筋骨后院有的是大沙包,踢两脚去吧,别崴了自个儿的脚脖子。”
  这话好像是说,挨了打就得打回去,明的不行来暗的,吃什么也不能吃亏,自己吃亏事小,丢了性命损了家族事大。沈世波和沈世研只觉得后脊梁冒冷风,五姐姐,我们很庆幸做你的弟弟,你与人计较起来真不是人。
  沈二刀呆了呆,迟疑道:“五小姐是说……”
  沈雪抿嘴笑:“小刀叔,你是桃林峧的总管,大事小事都该你管起来,你这听风就是雨地禀告我爹,没准唐突了他正在捧红的佳人呢。况且,大嫂和二哥都在这儿,还能看着自家姐妹吃亏不成?”凤眸微挑,薄唇轻抿,“小刀叔,这儿是桃林峧,沈家是聚宴的东主,那些都是客人。”主人有保护客人安全的义务,客人在主人家出了事,主人是要承担责任的。至于客人离开桃林峧以后,呵呵,谁知道会有怎样的艳遇呢?
  沈二刀恍然:“五小姐,卑职明白了,卑职一定恪尽职守。”
  沈雪的目光轻轻掠过沈霜霜,沈霜霜的惨白令她心头一凝,转目看着冯氏:“今天多亏大嫂护顾,保住了阿雪和四姐姐的颜面,阿雪谢过大嫂!”说着,裣衽一礼。
  冯氏赶紧扶住沈雪:“五妹妹,你既称我大嫂,就不该与大嫂客套,这么大的桃花山庄,也没个长辈来坐镇,我这个做大嫂的不顶着,难不成由着你们两个待嫁的小姑露面?”摇着头叹了两声,“希望明天后天平平安安地度过,没了乔四小姐整妖蛾子,也得防着四皇子不顾脸面,小刀叔禀告三叔也对,帖子下得就有些乱,加上那些不请自来的主儿都不好惹,三叔若能赶过来,量四皇子得收敛几分。”女客的帖子是老太君下的,一味地挑上当朝的权贵之女,不过是为了借她们的口显摆盛极一时的桃花山庄归了沈家。
  沈雪想了想:“大嫂,阿雪想明日一早离开山庄去天元寺,惹不起四皇子,总躲得起。”
  冯氏听得“天元寺”,心中一动,六弟说,北晋的二皇子慕容迟明天将往落雁崮游赏,那个有可能治得了旧伤的神医……微一沉吟,道:“要不,四妹妹和五妹妹一起去吧,避开四皇子,免得四皇子来混的,污了四妹妹的名声。”
  沈霜霜僵立原地。明天,慕容驰那疯子也上天元寺啊!不能为了躲开简凤歌就把自己送到慕容驰眼下吧!
  沈雪看着沈霜霜的脸色又白了两分,心里越发肯定沈霜霜和慕容迟有过令沈霜霜刻骨铭心的交集,不将他们两个凑到一起,怎么才能窥视慕容迟的真面目呢。浅浅地笑了一下,沈雪道:“四姐姐留在山庄,还真是怕四皇子为了绑上镇北侯府,孤注一掷做出不要脸皮的事,四姐姐到了天元寺,觉得心情不好,可以登高远眺,觉得疲倦,留在寮房休息便是,天元寺庄严之地,没人敢在神佛眼皮下胡来的。”
  沈霜霜眉尖蹙起,挤出一个苦涩的笑:“也好。”只要不出寮房的门,还能落了慕容驰的眼去?
  沈雪看每个人脸上都染了淡淡的倦容,让丫环婆子送他们各自回院,遣了冬草前去四角亭向褚嫣然和杜红薇说明事由并告饶失约。
  回屋后洗了澡,换了中衣,本想小憩片刻,不料竟沉沉睡去。
  冬果为沈世榆送了一封信给他未过门的妻子,工部侍郎之嫡七女卫巧眉,又把卫巧眉的回信交给沈世榆。冬花到花园里采了大把海棠花钻进厨房,反复鼓捣终于做出一盘清香淡甜好吃堪比香惠和的海棠水晶糕。冬草倒吊在沈霜霜檐廊窗下,看着沈霜霜写写画画坐立不安,待沈霜霜终于上.床入睡,翻窗进屋拿走桌上一堆乱纸中的一张。
  桃花山庄隐在无边的黑夜里,折腾一天的人们累极了进入深沉的梦乡。
  简少恒换上黑色夜行衣,戴上黑色蒙面巾,游魂似的在山庄里来飘来飘去,却找不到简少华分析的山庄内潜藏着绝世高手的迹象,也没有一丝昨天发生过大屠杀的痕迹,一切都是安宁而美好的。
  简少恒瞒着简少华,派出十二个得力下属大白天地闯桃花山庄劫持沈五小姐,为的是给简少华再次英雄救美的一个机会。歹徒劫持,彻夜未归,沈五小姐的清誉将完全毁损,除非一死,沈凯川别无选择,镇北侯府不从也得从。可是,那十二个下属不成人样的死法,令所有观者毛骨悚然,简少恒不得不告诉简少华,简少华站在十二具尸体前沉思了很久,让他以褚嫣然是沈五小姐的手帕交为名,到桃花山庄一探究竟。随后简少华怂恿简凤歌挑头做了不请自到桃花山庄的横客。
  山庄里静悄悄的,简少恒定定地望着黑黢黢的树影,听着夜风吹过枯叶飘落的声音,心中狐疑不定,那十二个下属鼻青脸肿的像是拳打致死,难道不是死在桃花山庄,而是另与他人起了争执打架群殴?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亲王府,吃着亲王府的粮,穿着亲王府的衣,狗还仗人势呢。这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一帮临阵上茅房的蠢货!
  沈雪睁眼时已是天际将白,洗漱绾发更衣之后,开始吃起早膳。早膳简单,胜在养生,味道也不错。冬花和冬果侍立一旁。
  圆桌上放着一张纸,簪花小楷写着十多个“慕容驰”,每一个上面都画着大大的叉叉,叉叉力透纸背,可见沈霜霜在画的时候是多么愤恨。沈雪皱紧了眉头。在沈凯川书房里的某个密报里,她见过明明白白“慕容迟”三个字,沈霜霜为何写的是奔驰的驰呢?将纸扔进火盆,火舌吞卷着“慕容驰”,这样的三个字与学长的名字更接近,笼罩在慕容迟这个穿越者身上的雾霾好似越来越浓。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