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 离庄

  大皇子简凤朝,早逝的生母是今上继位之前的侍女,后追封为从三品婕妤,其正妃是前首辅艾阁老的孙女,现任兵部侍郎的嫡女,算起来与镇北侯府沾着亲,沈家三夫人艾氏是艾阁老续娶继室的女儿。
  三皇子简凤鸣,生母严德妃,娘舅是京卫指挥使司指挥使严石。www.zhuixiaoshuo
  智王府,智王的痴呆是保命的,也是致命的,决定了智王府没有能力与皇子抗衡。勇王和智王一母同胞,勇王一介书生,从不上朝,勇王府世子简少卿娶妻商户之女,间接地向今上表明勇王府甘守闲散王爷的本分。
  信王是先帝的三皇子。因二皇子谋逆导致大皇子痴呆,先帝驾崩,三皇子鏖战多年,平皇子乱,定南楚势,遵太后之命扶八皇子继承大宝。今上与信王极为亲厚,信王妃的妹妹入宫立封淑妃。
  世子简少华有咳喘的痼疾,信王夫妻为此广求名医,奈何是胎里落下的病根,治不得,不定哪天一口气喘不上来就去了阎王殿,这一点,长安城里几乎人人皆知。咳喘的人很忌受凉,简少华跳河下水救人,一定会引得痼疾发作,乔妙玉两次找茬,却一字未提,进一步肯定简少华很健康。
  沈雪抿出极冷淡的笑意,没病装病,没鬼才怪,鬼就是信王府心存异志,极有可能早已与今上面和心不和,而借四皇子一派对帝位的争夺,暗里筹谋,独自开船向帝位进发。
  因此,简少华必定会阻止简凤歌和镇北侯府的关联,加强对自己的锁定。
  镇北侯府,沈凯山三十万边军的兵权,沈凯原户部尚书的全国钱粮收支,沈凯川几乎无所不能的强大暗势。这是一个流油的蟹黄大包,热腾腾,黄灿灿,香喷喷,简氏兄弟谁都想扑上来咬一口。
  究竟是谁把手伸进了桃花山庄?
  桃花山庄被沈凯川闲置十来年,刚刚重现人前,这伸进来的手也太快了吧!还是自己简单事情复杂化了,根本就是沈世榆和沈世研干的?简凤歌和乔妙玉,昨天可是和沈家结下了杠杠的梁子。
  沈雪揉揉额角,不想了,想得脑仁疼,就算她长得也像个蟹黄包子,那也是个蟹肉多面皮少的包子,螃蟹壳硬螯尖,横行霸道,想吃鲜美的蟹肉,不容易。
  马车驶到石拱桥停了下来。
  沈雪撩开车帘往外望去,桥上停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马车,驾车的小车伕屁颠屁颠跑过来,陪着笑脸道:
  “是沈家五小姐吗?”
  冬草跳下车,应道:“我家小姐正是沈家五小姐,这位小哥,有什么事?”
  小车伕堆着极单纯的笑:“五小姐预定的东西都做好了,小人一并送过来,主子说,如果五小姐不太满意,可以去铺子里商量着重新做。”
  冬草纳闷:“小姐预定什么东西了?什么时候预定的?”在瑞盛和裁衣铺和尚珍和珠宝阁,她和冬花、冬果只顾着看衣服首饰,在利生和,只在铁器铺子外看铸刀时红彤彤的淬火,因此不知道沈雪彼时都做了些什么。
  沈雪在车里闻言大喜,同时有些担忧,以这个社会现有的水平和条件,做出来的东西能符合她提的要求吗?招手吩咐冬草从那辆马车上卸物,一个硕大的软包包,三个樟木雕花小木盒,都放进她的车厢,不等她说结账,那小车伕驾马车走了。沈雪想着山庄里此时必定电闪雷鸣风急雨骤,还是带着这些宝贝直奔落雁崮天元寺去吧。
  马车辚辚。
  沈雪把软包包尽量推到一边,打开第一个小木盒,里面装着一朵两寸大小的莲花形发饰,以极佳的独山白玉雕刻而成,花形秀丽,花瓣轻薄,静幽幽散着良玉的毫光,美得令人窒息。沈雪将莲花发饰在手里一翻一转,洁白的花瓣全部散落在掌心,这是前世护国公之女沈雪的拿手暗器,飞花。微笑着将花瓣还原成莲花,插在高挽的发髻上。
  再打开第二个小木盒,里面是一堆黑漆漆的铁家伙,看不出是什么玩意儿。沈雪笑得更明艳,将这堆铁家伙在手里三下五除二,摊开手掌,一支五四制式手枪,手枪中最简单也最实用的一款。
  第三个小木盒,金闪闪,亮晶晶,数一数有三十枚之多,自然是配合五四手枪使用的子弹。
  沈雪将子弹一枚枚压进弹夹,暗暗赞叹,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心灵手又巧。
  鲁班能造百变机锁,张衡能造地动仪,墨家子弟能造各种攻守器械,秦始皇时代秦军使用的戈铍剑弩等兵器都是半手工半机械生产,标准化早于西方文明近两千年,古墓出土的文物还有很多现代工艺也造不出的精品。
  五四这种手枪当中的土鳖货,有她这个军械工程学院的高材生画出详图,有专门给豪族子弟铸造刀剑的大师按图加工,做出来还真是不难。
  枪,是前世沈妈的挚爱,就如降落伞是沈爸的心头宝,沈雪怔怔地抚过那个大大的软包包,摩挲着掌上的手枪,深吸气,再深吸气,等到了落雁崮,寻个无人处,试试这把原始工艺的手枪,试试这些手工打磨的子弹。
  马车越来越慢,坐在车里也能感觉到山路越来越陡,小半个时辰后,马车停了下来,沈雪和沈霜霜和丫环们迈步下车。
  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竹海,秋日明媚的阳光透过竹叶的疏落缝隙洒下来,在地面上绘下斑驳陆离的光影,山风微微吹过,竹叶瑟瑟,如大提琴曲的深沉。落雁崮在鹿山的群峦中一峰突起,峥嵘雄秀,四面皆是悬崖,山顶环砌灰色城墙,殿阁楼台,云蒸霞霨,恍如南天仙境。
  绝壁深沟,因此可供车马行驶的山路,沿着落雁崮东侧相对平缓的山势,修到眼前这片比较宽阔的半山坡,要到崮顶,还得爬一千八百个陡峭石阶,没有十足的诚心,到不了名传天下的天元寺,见不着寺里的百岁高僧,拜不上灵塔里供奉的佛形舍利子。
  有需求就有市场,半山坡渐渐兴起了滑竿队,六十个铜钱坐滑竿到崮顶,再后来,滑竿手换上了统一醒目的米黄色粗布衣裳。
  “这么陡啊!”冬花抬起头,望着长长向上延伸的石阶,有些生畏。
  冬果压低了声音笑道:“那边有个胖子。”
  沈雪看过去,山路边的茶寮里坐着一个穿鲜绿衣裳的胖子,旁边立着两个童儿,一个给他擦汗,一个给他打扇,那胖子动一动,就让人觉得衣裳下肥肉在突突颤抖。长安富奢之地,脑满肠肥的人并不少见,这样亮艳的衣裳,这样肥胖的外形,不会有人留意他的面部长相。
  沈雪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这胖子怕是有些不对头。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