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天元寺

  沈雪蹙了蹙眉:“那二姐夫怎么到落雁崮来了,阿雪记得二姐夫在鸿胪寺做的是内务,二姐姐那里是多大的事情,要有什么不妥当,可当怎么办?”
  陈默雷偷偷瞄了一眼远处背手而立的慕容迟,压低声音道:“那个是北晋的二皇子,原先负责接待外客的那位同僚,昨天吃坏了肚子,上吐下泻不成样子了,今天早晨上头就临时抽调了我来应这个外差,左右两天的事,家里有人照应着雯雯,有劳五妹妹牵念。”c66c
  沈雪睥一眼那些口出不逊、衣冠也不太齐整、显然不具战斗力的侍从,眉蹙得更紧,即使现在楚晋议和,两国之间早晚得为统一而战,慕容迟出行,护卫力量如此单薄,正是刺杀的大好机会,五年灭五国、生擒五帝的战神,想杀他报仇、想杀他扬名的人,海了!
  山道上吭哧吭哧抬过去一抬滑竿,正是那个绿衣胖子,两名童儿不紧不慢跟在滑竿后面。
  沈雪为瘦骨嶙峋的滑竿手默哀,也为纤细柔软的滑竿默一把哀,同时警醒自己,这胖子朝自己看过来的一双眼,精光暴射,绝不可因他的肥胖而小觑。
  陈默雷望了望山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时隐时现的米黄色滑竿手:“五妹妹,我派个人跟着你吧,山路陡峭,小心为好。”
  沈雪抿了抿嘴,推辞道:“二姐夫还是去应差吧,阿雪有冬花陪着,这就去寺里寻四姐姐。”
  “我家二殿下说,沈五小姐是陈大人的姻亲,陈大人有差事在身,便由在下护送沈五小姐上山,也免陈大人担忧。”空鹏揉着鼻子伸过脸来,一脸讨好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一只摇着尾巴的萨摩耶。
  沈雪抬头,瞟了瞟慕容迟。
  慕容迟兀自负手挺立,脚下未挪半步,那白银面具熠熠发光,衬着青山飞瀑,如一幅言简意赅的水墨画。
  沈雪转眸注视空鹏,清冷的脸容慢慢浮上柔柔的笑,轻声道:“不敢!小女子与你家二殿下素昧平生,不敢有劳大驾。”
  柔婉的笑意,凉薄的音色,空鹏忽觉瘆得慌,心里头发毛,脚底下发软,主子,我要同情你!忍不住哼哼,娘啊亲娘,空鹏还是跟你回家吧,这样的主子,空鹏伺候不了,空鹏回家种蘑菇去啊。
  沈雪向陈默雷微微一礼,与冬花转身离去。
  冬花两眼冒红心,嘻笑道:“那个黑衣侍卫好霸道唉,看着奴婢的时候一下子就变温柔了,小姐,奴婢也是个美人吧。”化身作一只摇尾求抚摸的京巴。
  沈雪似笑非笑:“不错,府里的狗儿冲路人叫完之后,回头看主人就是这个样子。”
  冬花呛住了:“小姐,你……哼,哼,奴婢再做水晶糕,放盐不放糖!”
  沈雪斜了冬花一眼,并不接话,只默默将沿路的地形地貌记入脑海。
  山势峥嵘,峰回坡转,石阶如羊肠一线,峭壁似犬牙交错,沈雪和冬花已是脸色煞白,大汗淋淋。折过一角原木亭,有流水之声自下传上,前方山道断绝,出现一条百丈深涧,涧宽不过两丈,以三条巨石架设以为天桥,天桥两边嵌铁索护定,涧底大河奔涌,白浪滔滔。人行天桥之上,不免魂悬魄荡。
  走过天桥便是落雁崮顶,一曲灰色城墙蜿蜒隐入苍松老桧之间,郁郁葱葱的林木后现出一带灰瓦红墙,南楚最大的寺庙天元寺,楼台突兀,钟磬虚徐,巍巍然极为雄壮。
  穿过金碧辉煌的山顶门坊,赫然是异境别开,草木繁茂,经过麦田菜地果园,终于到了天元寺门口,花岗石砌就的台座基上血红的寺院大门两侧分开,乌泱泱善男信女捧着高香络绎不绝。跨过高高的门坎,殿宇巍峨绚丽,殿前古银杏树金叶随风悠然零落,在小沙弥的引领下,主仆二人往后院的西厢寮房走去。
  八月下旬的天气,秋菊争艳,桂子飘香,四足长方大铜鼎内香烟弥散,山风轻轻拂过,梵音低唱不绝于耳。沈雪请小沙弥带着她们在寺里转了一圈,听小沙弥讲天元寺的由来。
  五百年前,有一位年轻僧人游览天下,宣讲佛法,转道来到长安,见鹿山主峰落雁崮有祥云缭绕,慨叹万古精灵藏于此山,于是三十年化缘募捐,二十年凿石筑路、建庙修寺,又十年潜居斗室,苦研佛家经典,修养真性。因僧人纯德非常,素行不疚,渐有皈依座下者,庙里香火渐盛。再三十年,僧人三千功满,八百行圆,焚香坐化,寺内沙弥和香客亲眼目睹坐化之时异香满寺,紫气升腾,空中祥云悠悠,仙乐袅袅。僧人肉身火化后得宝石般闪闪生辉的佛形舍利子,弟子们将之供奉于灵塔,视为天元寺镇寺珍宝。此后陆续有百岁高僧留下五色珠、金莲花的舍利子,天元寺名动天下。两百年前,南楚诸侯王简氏异军突起,吞并十数大小诸侯,雄崌南方,为感上天恩德,将天元寺列为官家寺院,重修山路,再葺庙宇,年复一年,方有如今之恢宏气象。
  冬花吐了吐舌头:“这里可真大,殿挨着殿,不知道供奉了哪些菩萨,也不知道有多少僧人,古刹名方唉!”
  小沙弥微微一笑:“女施主有问,小僧有答,巍巍古寺在山中,不知寺内几多僧,三百六十四只碗,看看周尽不差争,三人共食一碗饭,四人共吃一碗羹,请问施主明算者,算来寺内几多僧。”
  冬花掰着手指开始数。
  沈雪摇头叹了口气:“一共六百二十四位师父,冬花,你这一双手要数多少个来回?”
  冬花惊讶地张大了嘴,摊开右手晃一晃:“这么多啊,怪不得有人说,没有五两银子,不要上天元寺。”
  小沙弥双手合什念了句“阿弥陀佛”,正色道:“女施主不要相信那等妄言。这落雁崮山势厚圆,位座高深,四环云拱,大合佛格,崮顶平旷坦夷,有良田六百六十亩,沃土深二十二丈,泉眼一十一个,师伯师叔、师兄师弟皆以自种自收为修行第一。香油钱都用来修缮寺院,传经布道,更多的周济贫弱,福泽一方。”
  ——————。
  不好意思,前面几个章节略作修改,增加了个别小细节。(都是存稿不够惹的祸。。。)兔子今天早晨发高烧39.8,明天要断更了,对不起!
  a
  h
  ef=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