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刺客

  冬花讪讪笑道:“老爷说,出门在外,有备无患。”找出一个红葫芦。
  沈雪看着冬草和冬花有条不紊地处理陈默雷的伤口,又一次被她爹沈凯川雷到了,丫环升级当医护,他老人家送来的丫环,这岗前培训的科目也太离奇了吧,小小一枚庶女,身边跟着万能丫环,她爹这样古怪的行为,是疼怜过度不惜大材小用,还是有她尚不知道的理由呢?www.hahawx
  沈雪端了茶水点心过来,看着慕容迟身上的箭:“你这伤——”
  “我还顶得住。”慕容迟对准茶壶嘴猛喝一气,将一盘点心来了个风卷残云,“前天我帮你打发了十多条恶狗,也没喝着你一口水,今天得补回来。”他语气轻松,听得出来心情愉悦,死神正在他的头上喋喋大笑,他却浑不在乎,一双眼闪闪发亮地望着沈雪。
  冬花翻出一个白玉葫芦,倒出三个黑药丸塞进陈默雷的嘴里,又递了三丸给慕容迟,这才对沈雪道:“小姐,二姑爷伤太重,虽然封了穴道止血,可离着心口太近,要赶紧找郎中医治。”
  慕容迟也没犹豫,将黑药丸就水吞下肚去。
  沈雪问道:“怎么回事?”想起山道上相遇时他的冷淡,心里有些不愉,暗暗后悔开窗射箭引他进屋,这一幕不知落了多少人的眼去,沈家待字小姐的闺誉,镇北侯府的名声,唉,在那一刻全被丢掉了呢。
  “我们刚进天元寺,就冲出来百十多个禁卫军,大喊我们是刺客,是刺杀了我们的刺客,陈默雷去辩解,禁卫军首领二话不说直接给了他一刀,抡兵器朝我们砍过来,贼喊捉贼,他们才是真刺客,接着是御林军上场,铺天盖地一通乱箭,禁卫军见势不妙倒与我们联手,天桥那里守了上百的弓箭手,我的人太少,只好且战且退。”慕容迟苦笑道,“南楚皇帝好大手笔,调了上千人之多。”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深藏着诡计凶险,端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沈雪是见过慕容迟和陈默雷身边的那些人的,面对成百上千的人围攻,慕容迟能活到这个时候,已是奇迹。
  沈雪看着奄奄一息的陈默雷,有些气急:“你知道不知道,我二姐姐就快生了,双胞胎,陈默雷要有个好歹,你让她们母子怎么活!你想打下南楚,你就打啊,你这样夺别人权力、毁别人宗庙、杀别人亲人、占别人家园的人,天下有几人不想杀了你!干嘛跑到长安找死,还连累别人!”
  慕容迟惊讶地看着沈雪,两眼闪着的亮光暗了下去,浮起一片冷意,走到床前,背起陈默雷便往门外走。
  沈雪急了:“你出去都是自身难保,还想拉陈默雷垫背吗,他已经快死了,经不起你折腾!”
  慕容迟定定地看着沈雪:“陈默雷从接到陪我出行的命令那刻开始,他的命就和我的命捆在一起,我死,他是陪同人员,会被当作替罪羊处死,我不死,他是指证御林军杀害议和使团重要成员的唯一目击证人,在南楚皇帝的眼里,他必须死,把他留在你这儿,外面数以百计的御林军不会让他活着,还会把你的镇北侯府拖下水!”
  看着沈雪怀疑的眼神,慕容迟忽然暴怒了,“你个蠢妮子,如果他不是你的姐夫,老子管他个球,他是死是活,与老子何干,老子早洗洗睡觉去了,至于困死在这小小的寺庙里,还挨两箭,老子打了五六年的仗,还没受过伤呢!靠,痛死我了!”
  沈雪听得慕容迟爆了粗口,一阵气闷,可是气闷之外,又泛起一丝柔软的酸楚,他一个人冲出去或许能杀出一条血路,带着昏死的陈默雷,凶多吉少!
  从床上抱起那个方方正正的包包,走到慕容迟面前,抬起头凝视白银面具后的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道:“我不知道这个好用不好用,实在冲不出去就试试吧,万一是去见阎王,只能怪你命不好,别怪我。”将包包塞给慕容迟,又将手枪和压满子弹的五个弹夹递到他的手上,“刚刚做好的,说不清准头,有什么问题,活着来找我。记住,你活着,陈默雷也得活着,他身上背着我二姐姐母子三条命。”
  慕容迟微微一怔,眼中蓦地划过一道亮丽的光芒,将手枪在手中快速转了两圈,冷气散尽:“因为你,我在,他在。”背好包包,凝视沈雪,眼里漫上一抹无法掩饰的怜惜和痛楚,轻声说道,“小雪,你多保重!”带着陈默雷出了寮房,回过头又看了沈雪一眼,似是要将沈雪的样子记到地老天荒。
  就在这时,死守月亮门的空鹏闷笑两声,望着前院犹在拼杀的身影,想喊一声“虎哥”,却喷出一口鲜血,刀尖杵地,健硕的身体倚着墙一点点滑下,嫣红的血花从他的嘴角缠绵悱恻地一朵一朵怒放而下,抬起被鲜血糊住的眼睛,模模糊糊看到慕容迟与陈默雷往花园而去,嘿嘿笑起来,主子,下辈子空鹏还跟着你,兄弟们,来世还做好兄弟!头一歪,身子翻倒墙角。
  御林军如潮水般涌进后院,踢门的踢门,搜屋的搜屋,揪人的揪人,一阵鸡飞狗跳,又呼啦啦吆喝着向花园冲过去。沈雪的心沉进了冰洞,这些活蹦乱跳的御林军足有三百人之多,慕容迟武力值再强,也是强弩之末。皇帝,喵了个咪的,你想杀慕容迟可以理解,可为什么会捎带上陈默雷?
  陪同慕容迟出行本不是陈默雷的差事,那位同僚昨天晚上突然大病,陈默雷今天早晨临时接到命令,也就是说在布置刺杀慕容迟任务的时候,有人故意把陈默雷搅了进来,陈默雷一个小小六品鸿胪寺右寺正,清汤寡水能得罪谁呢,莫非因为他那个在都察院当左御史的父亲?这个人选择在沈雯雯生产之际对陈默雷下死手,忒狠了吧,有什么解不开的仇要赶尽杀绝?
  前院打斗嘶喊的声音仍在继续,沈雪听着那暗哑的呐喊,忽觉有一两分熟悉,难不成还有她认识的人?沈雪惊疑不定,突听“呯呯”两声枪响!
  这枪声是那么熟悉,在此时却令她心神不定,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一下子跳到了一百二,跳得她头晕眼花,紧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沈雪突然想起《亮剑》里的一句台词,“如果子弹管够”,“如果”就是个假设,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如果”连个屁都不如,屁好歹有点儿臭气。
  ——————。
  中秋佳节即将过去,亲,月饼甜吗?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