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强聘

  沈雪只觉得一阵头昏气闷,身子栽两栽跌坐进椅子里,脸色迅即变得惨白,用一种喑哑的声音问道:“刀叔,这可是真的?”
  沈一刀:“卑职还敢说这瞎话不成,信王妃带着一十六抬红箱进的侯府,其中有一件珍宝据说是南海鲛珠,举世无双,老太君当时眼就直了,大夫人让卑职出府寻侯爷和二老爷,不料文武大臣都被今上留在金殿议事,禁卫军严守宫门,卑职没奈何回了大夫人话,立即来寻老爷,老爷速速回府定夺!”soudu*org
  “信王,手脚要不要这么快!”沈凯川哼了一声,“现在赶回侯府已经来不及,信王妃早回信王府喝茶了。”
  沈一刀:“大夫人说,她会留信王妃用午膳,会给信王妃加点佐料,信王能使调虎离山计,大夫人就用缓兵之计,信王妃一时脱不得身。”
  沈凯川抚着沈雪的头发:“丫头,你当真不愿嫁入信王府?”
  沈雪站起身,挺直腰,不羞不嗔,语音凉凉:“男各有志,女各有心,简少华虽为皇亲贵胄,于女儿又有救命之恩,女儿本当相从,但是,妻妾有别,嫡庶有分,女儿宁为寒门妻,不做高门妾,信王府好意,决不敢当!”
  沈凯川不再说话,出屋便要走。
  “爹,我随你一起回府。”沈雪拉住沈凯川的衣袖,容色坚决。
  沈凯川定定地看着沈雪,然后说:“好。”
  三骑快马风驰电掣冲出桃花山庄。
  白茫茫的雨色里,山野空濛,一两声嘹呖的雁鸣似从遥远不可知的地方传来,带着无限的幽思忧愤,消逝在辽远的天际。
  一十六抬红箱,信王府好大手笔!沈雪心里燃着一团怒火!
  简少华。你有野心想造反要夺帝位,阳谋暗算你自己想办法啊,你爹也曾南征北战平天下,轮到你竟然要以逼嫁的方式来绑架重臣,你可以再无下限一点么!
  南楚立国以来,君王大婚六十四抬,太子大婚三十六抬,你一介亲王世子纳侧妃比着娶正妃,顶风冒雨送红箱进侯府,做给皇帝看。又做给世人看,告诉皇帝,信王府和镇北侯府风雨阻不断。告诉世人,下聘的日子早已定下,风雨无阻,还是想授人口舌,你我有私。等不得了?
  简少华,喵了个咪的,慕容迟那两炮怎么不把你轰成渣渣,噫,轰不轰你都是个渣!——且慢,难不成是那两发炮弹的威力吓着信王府。促使信王府下定决心尽早绑上镇北侯府?
  从西城门进城沿西大街一路向东急驰,密集的马蹄声引来不少好奇的目光,敢在长安城里快马加鞭。胆子够肥的,待有人认出当前一骑是镇北侯府三老爷,人们一下子兴奋起来。
  下雨天,很多事都做不成,人也懈怠。大街两侧的茶馆酒楼里便滞留了不少喝茶小酌的清闲人士,闲聊自有闲聊的乐趣。既可不假思索地信口开河,也可随心所欲地东拉西扯。最新鲜最粉嫩的话题莫过是,信王府一十六抬红箱送进镇北侯府,闲聊不过瘾,竟有人设起彩头来,下注镇北侯府什么时候嫁女。
  沈凯川、沈雪和沈一刀在侯府门前下了马,尽管披着蓑衣、戴着斗笠,衣裳还是湿透了。健康很重要,各自回院梳洗更衣,早有童儿报给正院芳菲园的赵氏,赵氏长长地松了口气。
  信王妃送上的千年鲛珠亮瞎了镇北侯府所有人的眼。老太君眉飞色舞,四十年前同为长安城里的贵女,一个成了皇子正妃,一个做了侯府继妻,这股酸溜溜的酸味在今天一扫而空,同龄的信王妃,成了她的晚辈哦!信王妃的伏低做小,更让老太君喜不自胜,定下沈雪及笄第二日嫁入信王府为世子侧妃。
  笑语欢声里,赵氏留了信王妃用午膳,在饭后的茶水里给信王妃、老太君及信王府所有来人下了安魂药,将陷入昏睡的老太君抬回毓秀园,又命人看住眼珠子直盯着鲛珠的三夫人艾氏,调整大厅里的沙漏,天阴雨绵,如此,醒过来的信王妃一时半刻分不清时辰,觉得自己不过小憩片刻,从而为沈凯川回府争取时间。
  因为,信王妃只要一出镇北侯府的大门,一十六抬红箱留在了侯府,那么在世人眼里,镇北侯府便是允了信王府的求纳,届时沈雪不嫁也得嫁。
  赵氏坐在沉香木交椅上,因为信王妃的到访,她盛装而出,一身正红色金丝绣牡丹的云锦衣裙,雍容端庄。赵氏算不得绝色,岁月的沉淀,富贵的熏染,长年当家主母不怒自威的气势,使她看起来平静从容又暗藏锋利,令人不敢亲近,更不敢小觑。
  信王妃倚靠在上座沉香木的雕花椅里,垂眸轻鼾。小丫环上前取走了盖在信王妃身上的绒毛毯,另一小丫环持香在信王妃的鼻子下晃两晃,扶起了歪靠着雕花椅的信王妃的嬷嬷和丫环。
  信王妃悠悠醒转,定了定神,打了个哈欠,苦笑:“看来本妃真的老迈了,身子骨不听使唤,竟在沈夫人面前倦怠得不成样子,倒是叨扰沈夫人。”
  信王妃,五十多岁,身穿暗金色软云罗祥云呈瑞的袄裙,头戴一支八宝玲珑彩凤步摇,微微侧着的头略略后仰,眉眼间贵气盈盈。
  丫环无声上前奉茶。
  “老太君体弱,回屋歇息去了,失礼之处还请王妃见谅。”赵氏笑意温温,“王妃可歇好了?”
  信王妃捧起幻彩琉璃的茶盅,闻一闻:“这茶也算不错,香气轻溢,只是还不够悠长,改天本妃给沈夫人带一罐好茶,”喝一口茶,瞥一眼厅角的沙漏,顿顿,笑,“这上了岁数的人都差不多,易困也易醒,没什么失礼不失礼,往后是一家人。多的是常来常往。”
  赵氏欠一欠身:“多谢王妃,信王府的茶,自然是好茶。”并不接信王妃的“常来常往”。
  信王妃微微一笑:“沈夫人妙人。本妃中年得子,甚是不易,所求不过是儿孙满堂,可惜膝下只得华儿一子,曼玉嫁入王府三年,独宠却无出,既如今华儿对五小姐心仪,愿以鲛珠相聘。许以侧妃之位,本妃觉得还不算太委屈五小姐,总也难拂华儿一番心意。老太君既已允下婚事。本妃这便回府与王爷相商,只待五小姐及笄,信王府定然十里红妆迎她进门,绝不让五小姐受半分委屈。”
  赵氏向前欠身,苦笑:“王妃。王妃有所不知,沈家是武将出身,粗豪不羁,比不得清流饱读圣贤书,循规蹈矩谨守圣人教诲,老太君体弱。不理家事已经十多年,沈家儿女的事情,都由侯爷说了算。”
  信王妃挑了挑细长的淡眉:“沈夫人。合着本妃到你们镇北侯府就是吃饭喝茶来了,倒是我家华儿一厢情愿,婚事自然是由长辈敲定,老太君一个做祖母的竟作不得亲孙女的主?三夫人一个做嫡母的也定不得庶女的亲事?本妃还真是不知镇北侯府讲的是这样孝道!沈夫人,要不去请老太君吧。本妃倒是奇了,老太君亲口允下的事。沈侯爷还能驳了去?”
  赵氏苦笑:“王妃请喝茶,王妃顺顺气,委实是侯爷放过话,别的事都好说,独儿女亲事,须得他允才作数,侯爷的意思,成亲是孩子一辈子的事,人品,性情,才学,家世,方方面面都得考虑周全,女人家久居内宅,头发长,见识短,对人家的孩子难免了解不全面,一个不慎就误了孩子一辈子。”
  信王妃冷下声来:“沈夫人,这论起人品、性情、才学、家世,我家华儿都是上之又上,沈夫人亦不会忘了五小姐是个庶出,嫁与华儿为侧妃,哪个方面没有考虑周全?华儿心心念念着五小姐,从何说起会误了五小姐一辈子?”心头恼怒不已,只是一顿饭的功夫,眼前这位沈大夫人就转了口风,避重就轻打太极,简直就是一粒蒸不熟、煮不烂、砸不碎、咬不动的铁蚕豆。
  “沈五参见信王妃,信王妃千岁。”换了一身杏黄色罗裙的沈雪依足礼节给了信王妃裣衽一礼。
  信王妃端坐未动,问赵氏:“这位佳人儿是……”
  赵氏笑盈盈道:“她就是三房的五丫头,五丫头过来,让王妃瞧瞧。”暗自唾弃,五六十的人还玩这种明知故问、先倨后怜的把戏,也不嫌幼稚,满长安的贵妇,有哪个不会拿腔作态,偏以为自己比别人聪明。
  信王妃抬了抬手:“免礼吧,华儿心尖上的人,本妃可不敢怠慢了。”喝口茶,饶有怜爱地看向沈雪,“可不就是个佳人儿,孩子,上前来,让本妃瞧仔细些,本妃年纪大了,眼睛不太好。”
  沈雪直起腰身:“臣女不敢,臣女自知卑微,不敢当王妃厚爱。”
  信王妃心中暗恼,活了五十多,从皇子妃到信王妃,四十年来还真没见过哪家庶女这般冷性不知趣,压下心头不喜,笑道:“本妃说你当得,你就当得,瞧这水灵灵花一样的人,怪道华儿一心喜欢。”
  沈雪淡淡一笑:“华世子谪仙般人物,这俗世能见得几个。王妃说,华世子人品、性情、才学、家世,都是长安城里顶好的,华世子大婚,据说长安城里嘤嘤哭声传了半个月,臣女闭塞,却也听过传闻,比臣女身家好的贵女,莫说做华世子的侧妃,即是侍妾也求之不得。臣女便糊涂了,华世子风靡长安,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美到人见人爱,鸟见鸟呆,酒葫芦见了自个儿崩开塞,再看臣女,臣女自问无才无貌无身份,不知哪一点上了华世子的心,还请王妃解惑。”
  赵氏捧起茶盅。这是夸人么,是夸人么?谁家女儿说话说得这么直白?这会让说一句话拐十七八个弯的贵妇很不习惯的,沈家的教养一定出了问题。呃,喝茶,喝茶。
  信王妃真愕住了。有关信王府世子的传闻,都是真的,提到沈家五小姐的三无,也不是假,大好青年爱上三无少女,这故事不好编唉,而且,明明听在耳朵里是夸赞的话,听到心里却是怪怪的,这五小姐真是不讨喜,怪道没个响亮的名声。
  捧起茶盅,喝茶,眼眸一转,信王妃缓缓道:“华儿的心思,本妃只能揣测一二,但是华儿自小是个心善的,前番五小姐落水,华儿不顾自己生病救五小姐一命,众目睽睽之下,衣湿体露,华儿多是为五小姐着想,五小姐若许他人,或有一日计较起来,岂不是华儿罪过,倒不如好事做到底,免悠悠众口胡言。”
  沈雪淡淡一笑:“原来是我沈五欠了华世子一条命,不仅要拿这副皮囊偿还,还得时时感华世子的救命之恩,承华世子不嫌沈五身份卑微的高看之情。王妃刚刚说,世子妃三年独宠,原来华世子心心念念世子妃不过三年,臣女比不得世子妃样样出众,想来得华世子心心念念好不过一两年。用一辈子的空窗寂寞换这一两年的与人共侍一夫,臣女貌似没得选择。欠下一条命,永远都会欠着。”
  这感恩戴德的话从这小庶女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全变了味道呢?听起来偏偏很有理!信王妃心里极其不满,好个不识抬举的小庶女,果然是个没德没量没礼貌上不得台面的,若非她爹是沈凯川,倒贴一百二十八抬嫁妆也没人会要!
  信王妃呷一口茶:“知道就好,都是华儿给你的脸面,好好为他开枝散叶,谨守侧妃的本分。”说完,放下茶盅,站起身,身后的嬷嬷给她披上滚水貂毛边的斗篷。
  信王妃没想到镇北侯府沈老太君已经亲口允下婚事,沈大夫人竟敢阳奉阴违,巧言令色拖延时间,她一刻也不能再留!只有走出这里,“信王府一十六抬红箱求纳镇北侯府沈五小姐为世子侧妃”,这句话才会很快在全城散开,英雄救美,令人心向往之的传奇佳话,一个庶女得到信王府世子的青睐,那是信王府瞧得起镇北侯府,做人不能知恩不报。在这样的流言下,镇北侯府敢说一个拒字,就要面临长安城悠悠众口的群起攻之,府里待字的女儿休想嫁到满意人家,百年沈家的清誉将毁于一旦。
  沈雪冷笑一声,手中倏地多出一把匕首,匕首向前一送,直奔信王妃而去!
  ——————————。
  ps:
  多谢月亮蓝妹妹童鞋投的粉红票票,兔子喜不自胜,原来月末投票,一票顶两票,亲,留下手中的粉红票票吧,再不投,会过期唉,留下吧,留下吧!兔子谢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