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摔跤

  项嬷嬷细细看着嘴唇发青无血色的沈雪,忧虑不已:“小姐,嬷嬷听你的话,嬷嬷这就去见老太君,小姐你要乖,好好歇着,小姐什么时候想吃东西了,嬷嬷给你取去,身子是最重要的。”
  沈雪勉力一笑:“知道了,嬷嬷你快去吧,晚了要受老太君责备的。——哦,嬷嬷,把药收走吧,我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有老太君赏下来的血燕,我会好起来的,是药三分毒,实在不好了再吃吧。”www.ttzw
  听得“毒”字,项嬷嬷身子微不可见地颤了颤,“喏”一声笑了:“小姐身子总弱,这是吃药吃怕了,也对,是药三分毒,不吃也罢,好好调养比什么都重要。”转过身提起食盒往外走。
  冬花抓着枯花也往外走,看见项嬷嬷提了食盒,连忙道:“项嬷嬷,这是奴婢的活儿,还是奴婢来吧。”不由分说几乎是抢过那个装药罐的食盒,嘴里嘻嘻笑道,“项嬷嬷是长辈,动动嘴就好了,奴婢年轻,手脚快——”话还没落,脚下绊着门坎,身体一下子摔出门去,重重地摔向前廊的雕花扶栏,若不是项嬷嬷眼疾手快一把扯住裙带,冬花很有可能撞断扶拦,摔下楼摔到院子里去,真是太悬了!
  冬草惊叫,顾不得看一眼沈雪,急忙扑上前扶起冬花:“可摔着哪儿?总是这样毛毛躁躁的不叫人省心!小姐仁厚不计较,你自个儿更该小心做事,搁别个院子,不知吃多少板子!”
  冬果很不厚道地嘻嘻笑道:“冬花姐姐人长得好看,摔跟头也摔得比别人好看,光把手上东西摔了,一点点没摔着脸,冬花姐姐的荷包要清减了。”
  冬花瞪一眼冬果,骂道:“想我摔烂了脸见不得人?你那个荷包要是鼓鼓的就奇怪了,没我也轮不到你个小懦货在主子面前得力,美得你!”回头看看楼下摔烂的食盒、摔碎的紫砂药罐,瞟了瞟项嬷嬷,揉揉胳膊肘儿,揉揉膝盖,揉揉手掌,又拍了拍心口:“菩萨保佑!”
  冬果正准备下楼,一扭头一吐舌头,嘿嘿道:“菩萨有眼,只保佑好人的。”
  冬草扶住因膝盖疼痛而有些站不太稳的冬花:“菩萨慈悲保佑你,保佑你被项嬷嬷扯住,保佑你没把胳膊腿摔断咧!”看项嬷嬷,“抻着项嬷嬷没?得亏项嬷嬷,不然说轻的也得个把月下不了床。谢项嬷嬷啊。”再回头责备地瞪冬花,“杵着发呆,摔傻了怎的,损了大厨房的东西要赔的,赶紧求小姐饶恕吧。”
  “你们两个丫头倒是要好,”项嬷嬷怜爱地抚平冬花衣裳上的褶皱,“都是小姐跟前的,谢不谢的听着不亲,冬草为了你好,冬花你还真得改改毛躁的性子,总这个急火火不稳重的样子,连累小姐被人笑话教仆无方,惯着你们不成体统,小姐的名声一点点的都在小事儿上,名声不好,选夫家可得费死劲,你们呀,往后说话做事多长几个心眼儿!现在小姐身子骨不好,多说些软乎话,别磕一个头就算完事,自求多福,嬷嬷走了。”下了楼梯,叫过一个婆子把院子收拾干净,径直往院门走去,插在发髻的紫金钗上的红宝石在晨光中闪过一点瑰色。
  沈雪看着这一派唱念做打,微微冷笑,这一跤摔得可真有趣,大大咧咧碎嘴碎舌的冬花原来也是个有趣的,这三个丫环,怕是都不干净。侯府里没有一个主子把听雨院放在眼里,自然怪不得仆妇踩低,月例银子虽无短缺,终究是有限,比不得其他院子见惯的各种赏赐,有谁不是可以被收买的,或者在她们进听雨院之前就已认了主子,五小姐从来不是她们的主子。
  沈雪忽然意兴阑珊,在这个忠孝治家国的帝王社会,子女的一切都在爹娘手里拿捏,几乎不可能自主未来,男尊女卑,寻常女子更是无法脱离家族而独自生存。在这个三代功勋的侯府内宅,娘不是亲娘,不怪她冷眼,爹可是亲爹,却是多一眼都不给她,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欺负是常菜,她的婚事一定用来为侯府换取利益。坐以待毙?那是落水之前的沈雪,往后的沈雪,以无母庶女之弱胜功勋侯府之强,必须的。
  沈雪看着跪在脚下求饶的冬花,淡淡道:“那药,你一直照看着,没离开过?”侯府上下数百人,药库的药材进进出出,保不齐有人会动歪脑子,管事按方给冬花拿药,不好说有没有无意或故意拿错;大厨房事多物杂,来来往往哪个院子的都有,最是个容易出乱子的地方。煎药的是冬花,端药的是项嬷嬷,她也不能冤了冬花或项嬷嬷不是?
  冬花抬头看沈雪,看到她苍白的脸上若隐若现一个凉飕飕的笑意,习惯的碎碎念不由得全都吞回肚子里,闷声道:“是。”
  沈雪笑意略深,一眨不眨盯着冬花,然后幽幽吐出两个字:“真苦。”
  冬花双肩一垮,难不成药不苦蜜苦?一转念,亏得药苦才没出乱子,菩萨保佑!咯,这可是件大事,必须得让那个人知道!圆圆的莲子脸一皱一抽,快哭了:“小姐,良药苦口唉。”
  沈雪唇角弯弯:“你摔坏的东西,你自己去公中报赔,我就不管了,冬草说你得改改这毛躁的性子,项嬷嬷说你没个侯府丫环的稳劲儿,赔几个钱长长记性也好,冬果也说你的荷包可以清减清减。”沈雪轻松将祸水引给项嬷嬷和冬草冬果,那意思,冬花,你得明白,不是小姐我不想给你报赔,项嬷嬷和冬草冬果她们三个都说让你赔钱是为了你好。
  冬花真哭了,就指着这几个钱攒嫁妆压箱底呢,一抹泪,恨恨地瞪向冬草。
  冬草脸一变,只觉得满嘴发苦,吃了一大把黄连的苦,小姐,小姐怎么能——“挑拨”呢!会“挑拨”的五小姐,还是五小姐吗?
  ——————。
  欢迎戳一戳兔子的旧文《昨夜欢情》,准废太子携手将门遗孤统一山河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