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和亲

  ——————————。
  叶超生忽然睁开了眼,闪闪发亮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沈雪。
  “被子滑下来了,我给你掖掖,你千万别多想。”沈雪立刻说道,手底下扯住被子往上拽了拽,耳根却悄悄红透了,幸好车厢里光线暗。[email protected]
  叶超生坐了起来,靠在嵌着厚软锦垫的车厢壁上,睒了睒眼,笑道:“多谢小雪想着给我掖被子,能得你的关心,我再吃三拳也是乐意的。”俯过身来,轻轻一笑,“小雪要解我的衣服,我可以和你一起解,有些扣子带子,嗯嗯,系得比较复杂。”
  沈雪的脸孔顿时涨得通红,有种做贼被当场抓获的羞恼,不由得紧握拳,高抬手,照着叶超生狠狠地捶了下去。
  叶超生闷哼一声,双手环住被沈雪突然袭击的腿,脸上五官疼得挤到一起,额上汗也沁了出来。
  沈雪吓一跳,她这一拳狠是狠了些,可真的让他疼得这么狠?装的吧,女人擅扮柔弱,男人也会偶尔为之,他是属狐狸的,狡诈又滑不溜手,连简少华都被他骗过,既然这货装得这么逼真,那就再给他来一下,于是乎,拳头又高高地举了起来。
  叶超生吓得赶紧伏下身护住腿,压低嗓子喊道:“你瞧瞧你打在哪儿,你不想要你的福利了?”
  沈雪顺着他的手瞧过去,大腿,偏上一点,忍不住嗤道:“你那玩意儿长在腿上?”
  话一出口,沈雪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口比心快的下场就是,说出的话没有经过大脑验证,从舌尖飞出去就收不回来了!脸孔发烫,囧囧地扭过头去,再不看叶超生。
  叶超生短促地笑了一声。两眼看希罕似的瞅着坐在暗淡光影下的沈雪,悠悠道:“可不是长在大……”再说下去,她大概会暴跳起来,一言不发,落荒而逃吧?算了,两人世界来之不易,臊跑了她,后悔的又是自己。叶超生咽下了后面的话,弯起嘴角,意味深长地短笑两声。抚了抚被沈雪捶打的部位,眉头跳了跳,暗道怕是伤口迸裂又流出血了。
  那声低不可闻的痛感吸气钻进了沈雪的耳朵。沈雪回过头来,抬眸望他,恍然道:“你——腿上受伤了?我打着你的伤口?对不起,我不知道,不过。不知者不怪的,你可别记着啦,要么我帮你换药,算是弥补过失?”
  叶超生眯起眼,注视着她的黑眸中蕴藏着深深的笑意,一字字道:“你确认你要帮我换药?”
  沈雪呆了呆。沿着他的话想了一下,他的伤在大腿,大腿。美人儿的大腿……涨红的脸轰地一下子暴红了。
  那少女的羞晕的红,红得像桃花,桃花却不见得这么鲜嫩水灵,红得像云霞,云霞也不见得这么凝练温馨。叶超生几乎瞧得痴了。乌发如瀑,肌肤如玉。他的双手不知不觉抚上她的肩膀,眼眸深幽却不动作。
  沈雪感到了自己的心跳,有些不安,渐渐受不了他那样的凝视,向后缩了缩,眯眼暗自思忖,如果叶超生满头浓密长发换成短发,再穿上一身军绿,会不会更帅气一些?
  叶超生似从胸腔里唤了一声“小雪”,一向温润的声音染上了欲.念的低哑,忽地将她拉近,嫣红的唇印上她的额。
  柔软滚烫的唇贴在前额,灼热短促的气息拂过脸庞,沈雪懵了懵,视线有点儿迷蒙,心脏却似被拳头击中,有一种闷闷的痛,不自主地偏了偏头,双手齐出,推开叶超生,声音喑哑:“君子不欺暗室。”
  叶超生被推得撞上车厢壁,不满地嘟囔道:“你倒是温柔一点嘛,使这么大劲儿,我是伤员啊。”闪闪发亮的黑眸满是委屈的诉求,隐在眼底却有一抹复杂的暗光。
  沈雪抿唇笑了:“简少华的三拳都伤不了你几分,我能奈你何。你事先备下生死契约,看似吃了大亏,于简少华是个无忧杀人的绝好借口,于我换了一个欠命的恩主,于你却是耍弄简少华的游戏,面子,里子,情和义,你全占上了。”
  叶超生慢慢坐直了身子:“什么手段不重要,我不会让你被简少华那个蠢人动了歪脑子。”
  沈雪淡淡一笑:“我这会儿算是明白韩老大夫说的‘脉相怪异’。叶公子,你是个武功极高的人,高到凝精敛气,丝毫不露,让人无法察觉的地步,简少华奈何不了你,生死契约,你稳赢。我想不明白有什么样的理由需要隐瞒自己的身手,你在长安孤身一人,完全可以藉此求官搏出位,你却以四体不勤的纨绔子弟模样出现。叶公子,你是个看不透的人。”
  叶超生一抬手弹了沈雪的前额一下,不以为然笑道:“看得透的是清水。小雪,你的心防太重,看谁都是有居心的,这样不好。”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见钟情,再见相厌。”沈雪凉凉道,“你若是没居心的,何必隐藏一身绝顶武功?郑三是长安城有名的大嘴巴,对你的事却滴水不露,是他真个不知,还是守口如瓶,你与东安侯府不会是现在才见面的交情吧。”
  叶超生叹了口气:“你很敏锐,见微知著,可有的时候反应有点儿过头了,我若想瞒你,就不会让你发现一丁点儿痕迹,我瞒别人,也不会瞒你。”
  沈雪哼了一声,冷冷道:“三无庶女,何德何能。”
  叶超生撩开窗帘向外望了望,细雨如丝,绵绵不绝,听着车外山风低吟,忽地笑道:“今天信王妃堵了侯府的门,听说沈老太君非常喜欢那枚无双的鲛珠,允了你在及笄的第二日就嫁进信王府,沈大夫人派人寻沈老侯爷未果,你可知沈老侯爷在做什么?”
  沈雪淡淡道:“刀叔说,文武大臣都被今上留在了金殿。怎么,朝堂上的事,你能这么快知道?”
  叶超生捏着下巴:“昨天发生两起火灾。下午四方驿馆失火,夜里皇宫失火。今天早晨长安城里流言四起,有人说瞧见半夜时分,从四方驿馆的废墟里爬出十多个浑身黑乎乎的影子,有人说被烧死的北晋使团人员变成厉鬼,把皇宫烧塌了四分之一。”
  沈雪蹙眉:“今上总不至于把皇宫失火归罪于上朝的文武大臣吧。”
  叶超生眯眯眼:“据说金殿上骇坏了不少人,昨天众目睽睽之下跳下万丈悬崖,今天竟然毫发无伤地站在金殿上,皇帝直接瘫在龙椅里,看那样子怕是骨头都吓得软了。说得透些。不是皇帝留下文武大臣,而是文武大臣走不得,有一个想溜的。被北晋皇子身边的侍从当场踢折了腿。”
  “慕容迟今天上了金殿?”沈雪喃喃道。也对,手下人死于纵火,他作为主子必须得为他们要个说法,不对,废墟里爬出黑乎乎的影子。难道那些使团人员在大火中没被烧死?地遁?四方驿馆的下面竟有被北晋人掌握的地道?长安城里北晋的暗势究竟有多么强大?那些107炮,藏在什么地方?在皇帝的眼里,北晋的人都该死得透透的,有一个不死,都会是南楚的巨大麻烦,而这个没死的。偏偏是皇帝千算万算非死不可的,还叫皇帝吃了一把烟火,皇帝受了惊吓。是被死而复生的慕容迟吓着,还是被十发燃烧弹引起的大火吓着?
  沈雪想了想,也不能太堕了皇家脸面,平静说道:“今上坐在龙椅上也有二十多年,大风大浪不知见过多少。不至于被这件事缠住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么。”
  叶超生哂笑:“金殿之上的君臣,的确憋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来修补晋楚两国的关系。”
  沈雪抬眸:“绝妙的办法?”
  叶超生眸光闪动:“是的,晋楚两国联姻,南楚凤仪公主和亲北晋!”
  在沈雪听来,叶超生的话,像是从遥远的天际穿透冰凉的细雨传过来,脸颊的红晕在一瞬间退成青白。她望着叶超生,眸子转了转,深深地吸气,道:“的确是个绝妙的主意,公主与皇子,天造地设。”
  叶超生没再说话,只静静注视沈雪。
  沈雪张了张嘴,嘴巴里干干涩涩的,遂低头取了嵌在软榻旁樱桃木小柜子上的茶壶和茶杯,稳稳地倒了一杯茶,不紧不慢喝尽,笑道:“叶公子,金殿上的消息你也能知道得这么快,可叫人不敢小瞧。”
  叶超生伸手弹沈雪的前额,低低道:“傻妮子。”
  沈雪挥手挡开叶超生的胳膊:“别碰我!”突觉得声音太生硬,软了三分道,“我有点儿困倦,小眯一会儿,到了山庄叫我。”说完,把锦杌挪一挪,歪过身子靠着车厢壁,闭上了眼睛。
  马车辚辚,有规律的颠动很容易让人生出倦意。沈雪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光晕绚丽而又柔和,满园的鲜桃,甜香沁人,素衣少女哼唱着小调将鲜灵灵的大桃从树上摘下,放在紫竹篮里。桃树上,蜷伏着大豹纹猫,额上的黑毛清晰可见一个“王”字,大猫伸个懒腰从树上掉下来,落地一滚,化身为英俊少年,灿烂的笑容让天边的五彩祥云亦失了宝瑞。
  一只猴子翻着筋斗进了桃园,那猴儿头戴金冠,上插翎尾,蟒袍玉带,俨然猴王气派。猴儿在桃树间跳来跳去,摘一个桃,咬一口扔掉,再摘一个桃,咬一口又扔掉,满地是吃了小半的桃。
  素衣少女斥猴儿不该糟蹋桃子,猴儿使个定身法将素衣少女定住,驾云遁走。英俊少年向素衣少女挥挥袖,素衣少女提着装满鲜桃的紫竹篮去了宴会。
  主座上的美妇取过鲜桃,不料牙崩血流,手中的鲜桃变成顽石。美妇怒极,一顿刑杖后,素衣少女被宴上执金吾扔出大门,向下直坠而去……
  沈雪想看看那素衣少女,又想看看那英俊少年,可是眼前雾濛濛的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有,意识飘忽,似乎听得有人在呼唤,别走,小雪,等着我,我会找到你的,一定等着我……
  沈雪低叹一声,又做梦了,一个翻身,连锦杌一起摔倒,头重重地砸向小方桌的桌腿!
  一直留意沈雪的叶超生一个探身将沈雪扶住:“小雪,小雪?”
  沈雪揉了揉眼睛,看着面前这张俊颜,梦里呼唤她的人会是叶超生吗?沈雪茫然地望着叶超生,唤她小雪的人还有慕容迟。叶超生说,金殿上皇帝向慕容迟表露由凤仪公主和亲,慕容迟是怎么回答的?要不要问问叶超生?转过念,她现在挂着叶超生未过门妻子的名头,怎么能问及外男呢?桥归桥,路归路,各有各的轨迹。
  黄昏时候,马车驶进桃花山庄,沈二刀迎了上来,安排人手接了叶超生去客院。沈雪留了杜红薇一起在主院住下,冬果领着杜红薇和她的大丫环双喜去了厢房安顿。
  沈雪换了双绒鞋,又把头发散开,冬草给她端过来热茶和小点心。
  冬草:“小姐一会儿和许家大少奶奶一起用膳吗?”
  沈雪点头:“你去厨房说一声,多炒两个菜,做得精致些,再温些果子酒。”
  “已经说过了,灶上新炖着野鸡汤。”冬草回话道,“还有就是,二姑爷家来人报信,二姑奶奶生了两个大胖小子,二姑爷喜得大哭,唠唠叨叨说是要让二皇子给儿子取名。”
  “二姐姐母子平安就好,信王府,挨两炮可不够呢,好戏还在后头,”沈雪捧着茶杯,烫烫的茶杯使她冰凉的双手有了一点温度,小啜一口,问道:“冬花怎么样?”
  冬草:“小姐走了以后,冬花醒过一回,吃了些清淡的粥菜,也服了药。”
  沈雪搓转手中的茶杯,笑道:“冬花伤的是腿,又不是胃,只吃些清淡粥菜,她个吃货不得叫屈死了。”
  冬草讪讪笑了:“是冬草蠢了,把冬花错当成病人,一会儿叫厨房给她做点好吃的,免得她半夜里来个单腿跳自个儿蹦到厨房去。”
  沈雪笑道:“庄子里没别的事吧。”
  冬草怔了怔,迟疑道:“二皇子派人接走了空鹏。”
  沈雪身子一僵,空鹏被接走了?慕容迟上午得皇帝的女儿和亲,下午就急着和她撇清关系,男人的心才是夏天的天空,说晴就晴,说雨就雨,说变就变的么?沈雪握紧茶杯,变?从哪里说一个变字!慕容迟给过她承诺吗?他好似说过“真的想娶你”吧,原来一诺千金的只是季布!
  此时的沈雪倒是忘了自己对冬草说过的话,空鹏作为慕容迟的贴身侍卫,留在桃花山庄,被某些特别有心的人知道,会落下沈家和北晋往来密切的把柄,严重了说便是有私通敌国的嫌疑。
  一个小丫环冲进来,失声喊道:“五小姐,四小姐怕是魇着,没有出气了!”
  ——————————。
  ps:
  不好意思,今天又晚了,实在是事出有因啊,上午兔子开车被交警罚了,违章停车,话说,兔子一直在车里等人啊,只不过是睡着了,那交警开罚单之前也不敲敲窗户,兔子好不服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