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被穿越

  ——————————。
  冬草皱起了眉:“横冲直撞,大呼小叫,没一点规矩了!施大夫刚刚给四小姐瞧过,四小姐虽然昏着没醒,可是面色、呼吸都好了很多,怎么一转身的功夫,四小姐就没出气了?莫不是你咒你家小姐?”
  小丫环哭道:“奴婢不敢!求五小姐恩典,请施大夫再去瞧瞧吧,四小姐真的不好了!奴婢去请过施大夫,可二姑爷说是欢喜过头,气血上涌,痰迷心窍,施大夫正忙着急救二姑爷。奴婢,奴婢求五小姐救救四小姐!”soudu*org
  沈雪看了看这个在沈凯川面前仍能口齿伶俐的小丫环,站起身来:“冬草,你去帮帮施大夫,请他尽快赶到西院。我过去看看。”走到廊下,见杜红薇走过来,忙道,“杜姐姐稍候,我家四姐姐有些不妥,我先去西院,果子酒已经备好,一会儿小酌。”
  “四小姐也在山庄?不妥?四小姐怎么了?”杜红薇甚是关心,“我陪雪妹妹一起去,方便吗?”
  沈雪微微一蹙眉:“只怕过了病气给杜姐姐,杜姐姐还是在这儿等阿雪吧。”沈霜霜头部受伤,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绑架于闺中女子的名声总是有损,再亲近的朋友也不必事事知晓。
  杜红薇笑:“好,我来布菜温酒。”
  沈雪叫过与双喜嬉笑的冬果:“冬果,好好照应许家大少奶奶。”对杜红薇歉然一笑,匆匆向西院赶去。
  雨渐渐停了,夜幕低张,清凉湿润的空气吸入肺中,十分舒爽。灯光透过水红色的窗纱,勾出一角飞檐。
  沈雪迈步上了台阶,便听得屋里传出哼哼声。不由得紧皱起眉,这声音是沈霜霜的,听起来却极其奇怪,仿佛溺水的人向水面竭力伸出臂膀,仿佛上吊的人拼命挣扎想挣断勒住脖子的白绫,仿佛中刀的人死力捂住伤口想阻止最后一滴血的流出……沈雪心意一沉,一脚踢开半掩的屋门,冲过外室,冲进卧房。
  黄杨木朱漆金雕踏步床上,悬挂着典雅富丽的云锦华帐。可见一床苏绣织金的锦被,床头的高脚圆案上放着一盏黄杨木透雕纱灯,浅粉的纱罩。灯光幽柔而温馨。此时,幽柔而温馨的灯光下,典雅富丽的云锦华帐上,有两个灰色的影子正在搏斗!
  沈雪双目一凝,搏斗已进入尾声。那被骑压在下面似已力竭却犹在反抗的影子,正是沈霜霜的身形!沈雪想出不想,摸出袖中的匕首,照着另一个面目狰狞的灰影竭尽全力飞出去!
  灯光荧荧,那灰影从沈霜霜的身上飘了起来,飘飘荡荡。张牙舞爪,悬浮在沈雪的面前。沈雪凤目怒睁,双手紧握成拳。右脚脚跟轻抬,只待那灰影扑上来,必胖揍之,打它的脸,踢它的屁股。
  在灰影看来。眼前的少女笼罩在一层厚重的金色光环之中,光环光芒四射。看不清少女的面目,却能感受到杀气腾腾,不由得往后退缩,心慌意乱,这少女竟然看得到灵魂!那一刀投掷得可真准,穿透它的咽喉,使它立即虚弱不堪,败下阵来。这少女可真是心狠手辣!识时务者为俊杰,灰影转个身,碎成千万个碎片,渐碎渐淡,直至完全变成无形的一缕烟,往窗外飘了出去。
  阳气旺盛的地方是去不得的,无形的烟跌跌撞撞在山庄里游荡,暗暗诅咒穿越大使把它送到这荒山野岭来,它可不想穿成伺候人的丫环婆子。
  一股吸引力将她吸了过去,远远望去,那是个妇人装扮的美貌少女,眉心的生命之火正在渐渐黯淡。无形的烟一阵窃喜,能够住在这样的园林山庄,非富即贵,一个纵身向那人扑了过去,进入她的身体,找到心脏所在,伸个懒腰,蜷缩成一团,运转起梦乡疗伤法,养精蓄锐,等待即将到来的一击。
  沈雪抚了抚胸口,脚下一软,跌进一旁的椅子里,忽然发现内衣都已湿透,举目往床上看过去,匕首钉在床后的围板上,沈霜霜已不再哼哼,平稳地躺着,容色宁静。
  沈雪的嘴角微微弯起,沈霜霜,你为了简少华那个渣渣指使项嬷嬷来谋我性命,前天因为我而被绿衣胖子绑架,你我之间算是扯平了,这回你可是实实在在欠我一条命,可惜是个不能说的救命之恩,灵魂穿越,鬼上身,说出来你我都得被火烧死,你能自知更好,不知便不知吧,那个灵魂看似魂飞魄散,怕是没那么容易,穿越君都是带主角光环的。
  沈雪长长地叹了口气。上天漏成了筛子,穿越而来的女灵魂们,哪个真心愿意去写一部无母嫡女翻身史、渣爹庶女宅斗史、弃妇奋斗史、农妇发家史,哪个不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花团锦簇,可着劲儿地挑尽京中美男。沈霜霜,侯门长房嫡女,父母爱她似宝珠,兄嫂疼她如手足,仆婢敬她若天仙,身份尊贵,有才有貌,可不是穿越女极其羡慕追逐的原主!
  沈雪再叹了口气。若是原主死透了,外来的灵魂附上身,为原主延续生命,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对美男甩冷脸子,只会让她觉得很爽。可若是原主还没有死,趁着原主伤病羸弱,强行驱赶原主的魂魄,暴力霸占原主的身体,那就是杀人害命!对这样的灵魂,沈雪只想说,别让我看见。
  沈雪嘿嘿一声,能够看到穿越魂,算不算异能?自落水醒来,有很多事与从前不一样,上天对她还是很照拂的!
  沈雪感觉到手脚不再酸软了,这才站起身,爬到沈霜霜的床上取了匕首收入袖中,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沈霜霜苍白的面容。
  沈霜霜携怨重生而来,在与简少华没有最终结果之前,她定是有着强烈的生存欲.望,被穿越时岂甘心束手就擒,若非她这份对简少华的执念,怕是等不到自己赶过来了。这份执念,终将成全她,还是会毁了她呢?执念深深,难不成在她的那一世,简少华成功谋反坐上了龙椅?
  沈雪眯了眯起,爬上帝位的简少华,有那么大度,能放过一个不愿做他妾的女子?能放过对他阳奉阴违的镇北侯府?帝王一怒,流血千里,沈家,危矣!简少华,既然你将不仁,那还是我先不义好了,沈家在你眼里轻如鸿毛,在我心里重如泰山。
  阻止简少华夺取帝位,势在必行,看来要和老爹喝点小酒了。
  沈雪招手叫过站在门口的小丫环,问道:“你是四小姐身边的三等丫环?叫什么名字?”
  小丫环跪下道:“奴婢春芽,原是四小姐梧桐院的烧水丫环,不上等的,四小姐沐浴惯用奴婢烧的热水,因此四小姐在外留宿时都会带着奴婢,几位嬷嬷姐姐去天元寺还没回来,春燕姐姐就让奴婢先到小姐身边听用。”
  “春芽,春芽,”沈雪念了两遍,道,“从现在开始,春芽你好好守着四小姐,四小姐若有一点点异常,都要立即报与我知道,四小姐这儿一时半刻也不能没人,回府以后我自会报与大夫人,提你做四小姐身边的一等大丫环,好好伺候四小姐,四小姐醒了,你就可以去小刀叔那里领一百两银子。”
  春芽磕了个头:“奴婢谢五小姐赏,奴婢伺候四小姐是本分,做四小姐的大丫环已逾了规矩,不能再空受一百两银子,捧着那么多银子,奴婢会透不过气来,睡不着觉的。”
  沈雪笑道:“安心收下银子就是,银子吃不了你。”
  春芽仰起脸:“那奴婢能为五小姐做什么?”暗里想,一百两银子,乖乖隆的咚,折换成铜钱能把自己埋了,这么一大笔钱,五小姐不会是想让自己明里是四小姐的人,暗里做她的人吧。
  沈雪笑了笑:“你一直站在门口,看到什么了吗?”
  春芽不解:“没看到什么啊,哦,五小姐向四小姐的床扔刀,四小姐好像缓过气来了。”
  沈雪拍了拍春芽的头:“那你就把你看到的烂在肚子里,对任何人都不要提,这是为了你的四小姐好。若是四小姐自己问起来,你不想隐瞒欺主,那就摒退旁人以后再照实说,——记住了吗?”
  春芽茫然的眼神又变得澄透:“五小姐,奴婢省得了。”五小姐这样郑重其事,定是有原因的,不管五小姐飞刀做什么,四小姐总是在五小姐来了以后就转危为安了的,四小姐是自家主子,只要不是背主,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这个在沈家生、在沈家长的家生子,明白得很。
  “省得就好。”沈雪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春芽,守好四小姐,记着时刻不离人。”
  雨后的风轻寒沁人。沈雪回到主院,晚膳早已准备妥当,与杜红薇边吃边聊,一坛子果子酒竟被两人喝了个底儿掉,听着醉醺醺的杜红薇从讲与褚嫣然的相识相交,到开始唠叨她年少时候过去的事,生母病逝,夫家退婚,姨娘苛待,弟妹排斥,成亲两年不知克妻的夫君长什么样子,沈雪忽然觉得,自己受的那点委屈实在算不得什么,这世上比自己苦的人多的是。
  双喜和冬果扶着醉得一塌糊涂的杜红薇去了厢房安歇。
  沈二刀站在廊下,让冬草请了脚步踉跄的沈雪出来,禀道:“五小姐,老爷来了,唤小姐随卑职前去。”
  ——————————。
  明天一点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