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玉凤凰

  ——————————。
  沈雪坐回高背椅:“爹,娘亲随你到了长安,她的十六名影卫呢?”
  沈凯川:“与金家军打仗的时候,你娘调了六名男影卫跟着我,他们和一刀、二刀杀出了威名,军中戏称‘八大金刚’,另外十名影卫还在楚戎边境的深山营地里暗中练兵,现在已有七万人马。”举起酒杯喝了口酒,“他们不能公然招兵买马,又得兵员可靠,难为他们了。”[email protected]
  “忠诚莫过于此。”沈雪叹息一声,道,“爹,这十多年来,你也没闲着吧,醉仙楼开得好玩吗?”
  沈凯川拍了拍沈雪的头,很严肃地说:“青楼是个各类消息集散的地方,几乎没有买不到的消息,像醉仙楼这样的头等青楼一共有五家,北晋都城晋阳有一家叫牡丹楼,西戎王城有一家叫怡红楼,另外两家也都在西戎境内。青楼还是个达官贵人常爱去的地方,结识攀交那些可能有用的人最是不引人注意,投靠金家兄弟搏官禄的人,基本可以用银子买他们从壁上观,甚至买他们倒戈,对那些原本忠于女王的大臣,透一透风,也需用银子稳固。而青楼是个非常赚银子的地方。”
  沈雪撇撇嘴,唾弃不止,老爹,一本正经说青楼,很惊悚的好不好,你大谈青楼竟似在说今儿天气不错,莫非你以为坐在你面前的是你儿子?青楼,大家闺秀听了都觉得脏耳朵的好吧。沈雪耸耸肩,貌似是自己先提青楼的哦,呃,还是换个话题吧。
  咳了两声,沈雪道:“爹爹除了在长安有暗桩,在晋阳、王城都有暗桩了?”
  “这个自然。不过是些银子供起来的孬货,不值一提。”沈凯川微有得色,更多忧虑,“金励兵败后自封残王,明里让位给他弟弟,暗中大权实握,女王离朝快三十年,忠于女王的大臣越来越少,女王的影响力越来越淡,百姓渐渐不记得西戎自立国便是女王当政的。那些孬货翻个小浪还行。当不得大用,凡事还得靠自己的实力。”
  沈雪转了转眸子:“爹爹是在说你花费的都是你自己赚得的银子,没动过娘亲那藏宝洞里的银锭。爹,那藏宝洞,娘亲带你去过吗?”
  沈凯川失笑:“丫头这是想看一看什么叫银山吗?那藏宝洞,你娘自是带我进去过的,案上的两个大件都是藏宝洞里的东西。据玉家先祖玉凤凰留下的手册说,这个叫沙盘,是西戎的地形地貌,那个木雕是王宫模型,玉家子孙对王宫只能修缮维护,不可整改新建。你娘亲说。她依着沙盘进行过实地探察,基本一致,有点儿变化的也是因为时间推移。毕竟是两百年的旧物。”
  沈雪抓住一个名字:“玉凤凰?玉凤凰是什么人?”
  沈凯川:“玉凤凰是玉家先祖,大概两百年多前,西戎是一个很小的国家,玉凤凰继位以后事必躬亲,做了很多富国强民的事。极得朝臣拥戴,百姓称她为神女。玉凤凰在位长达六十三年。使西戎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变成与大诸侯并存的强国。”
  沈雪暗道,这位穿越前辈可真能活,活得可真精彩,这才是穿越君的主角光环,亮瞎女配的眼,亮晕男配的心。沈雪挑挑眉:“爹,你刚说玉凤凰留下的手册,是怎么回事?”
  沈凯川想了想,道:“那个手册主要是玉凤凰的回忆故事,她是个深谋远虑的,想到历来江山不安稳,王位被觊觎,于是下令在开采了三十五年的矿洞里留存部分白银,封死矿洞,杀了全部矿工,绘下藏宝图,以备后代子孙东山再起。”
  “到底坐了六十三年的女王,该狠的时候一点儿也不心软。”沈雪叹了口气,若不是矿洞变成藏宝洞,那些矿工也不至于和修皇陵的一般不得善终吧,可怜的工匠,卖力气也是罪。再叹口气,沈雪道,“那个藏宝洞,为什么修在废弃的矿洞里?离着王城那么远,三十五年,六十三年,玉凤凰一个王族公主,怎么知道在遥远的崇山峻岭里有一个银矿呢?”
  沈凯川:“西戎史载,玉凤凰十六岁继位大典,空中突然出现一个黑碟子,一阵狂风之后,玉凤凰消失不见,钦天监占卜,由王城往东偏北行八百里,大约半年王宫侍卫在银矿附近找到了玉凤凰。”
  沈雪打个冷颤:“好离奇!官史也这么写?玉凤凰在王宫消失,在八百里外的银矿出现,竟没人怀疑银矿的玉凤凰并不是继位大典的玉凤凰?”黑碟子,ufo么,穿越君越来越有趣了!
  沈凯川笑道:“王室血脉,岂能轻易混乱,玉氏继承人有专属体质,取右手拇指血三滴,滴入王宫甘泉井的井水,幻出红色飞凤图的,才是嫡传女王继承人。”
  沈雪立即捏住右手拇指,望着沈凯川,似笑似不笑:“爹,你偷过那甘泉井的井水么?”
  “我倒希望没见过那红色飞凤图,”沈凯川叹了一声:“不必我偷,你娘的影卫混入王宫偷了一罐,如果不是你的身份得到确认,我早已遣散了他们各自谋生去。”
  沈雪泄了气,转转眼珠:“那个藏宝洞,除了银子还有别的吗,倒不如叫藏银洞。”
  沈凯川笑道:“自然还有些其他宝物,大概有三十箱金锭,三十箱珠玉。”
  沈雪呛了一下,两眼冒绿光:“呃,哈,真不少,发大财了!”眉挑眼斜,挤出一脸鄙夷,“黄白俗物罢了,没点儿特别的?”穿越君大人,你当了六十三年的女王,不能只留下钱吧。仔细看那沙盘,堪称完美之作,完美得不似手工制作,这样辽阔的疆域,没有工业制造技术的西戎人,是怎样完成人力勘探测绘的呢?而黄杨木雕,一眼便知纯手工雕刻。这是两件完全不同的工艺品。
  沈凯川一拍沈雪的头:“谁个看见一两银子眼睛都冒绿光来着,你要问什么特别的,自己看了不就全知道了?”
  沈雪双眸一亮,沈凯川不肯说,他一定是故意的,他在吊她去藏宝洞,黑碟子,穿越君不会是驾着ufo穿越而来的外星人吧,哇靠靠,这可太销.魂了!那个玉凤凰可真是个传奇啊!只闻其名未见其形的ufo啊,咳,咳咳,眼眸转动,波光闪烁:“爹,我们去六侠村吧,我想见一见娘亲的忠勇影卫。”心里沉睡的小人突然醒来,打个哈欠,伸个懒腰,勾个手指,姐要见一见飞碟,姐要摸一摸ufo,姐要过把瘾!
  沈凯川笑道:“要见影卫,太容易了,长安城里就有你娘的六个影卫,和一刀、二刀并称八大金刚的那六个影卫,哦,施大夫就是六影卫之一,就在庄子里。”
  “噗!”沈雪瞪视沈凯川,偷换概念这样的事,不要做得太明显!
  沈凯川笑了:“傻丫头,爹爹已经交了奏折,辞去总教头一职,待你及笄,我们一起去六侠村。”
  沈雪咬了咬唇:“六侠村那边有七万人?金励残王呢?”
  沈凯川叹息道:“金励身残脑子不残,这十五年,西戎朝野比较稳定,天灾少而且小,大部分百姓过得还好。在这样的情况下起兵,不占天时,不占人和。金家兄弟作为一国之君,所缺的也就是西戎上下认定的传国玉玺,玉凤凰是西戎人心目中的神,传国玉玺是她留下的。”
  沈雪眯了眯眼:“你刚说外祖母逃出王城,走的是地下密道,影卫进王宫偷甘泉井的井水,走的也是这密道?这么多年,金家兄弟愣没找到这条密道?”
  “玉凤凰天纵英才,不仅深谙狡兔三窟之理,更是各类建筑的设计高手。”沈凯川叹道,“王宫密道一共修了三条,一条通王宫外中大街,一条通王城外白鹿别苑,一条通玉氏王陵,若由出口进入密道,三十米处有石门截断,开启机关设在顶部,一真四假,碰错便是无路可逃,两侧还设有机弩,乱触者将死得像只刺猬。掌握密道全部信息的只有女王。”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这三条密道,不同深度,不同位置,各不相通,互不交错,玉凤凰下令不许整改新建王宫的原因或在于此,你外祖母逃亡的那条密道位于最上层,据暗桩的报告,禁卫军使用了北晋的禁品黑硝摧毁了密道口,白鹿别苑现在已是废墟。”
  沈雪扬扬眉:“爹爹知道得这么详细,不仅是娘亲留下的密道图纸,更是亲临现场了的吧。”
  沈凯川哼一声:“还不是给你打的先锋。”
  沈雪微微一笑,带着两分讨好:“女儿明白爹爹冒险实地勘探,是为了女儿更安全地完成娘亲的遗愿,照爹这么说来,还有两条完好的密道直通王宫,爹布置在王城的暗桩,除了银子供起来的孬货,应该也有几个忠直可靠有本事的吧,可曾有过关于王宫禁卫军的信息?可有金家兄弟的起居信息?”
  “真是个孬货,你爹能瞧得上?”沈凯川哂笑一声,“金家兄弟兵败逃回,没有直接返回王城,而是在避暑行宫住了下来,王宫暴发时疫,内侍宫女全部死亡,王城两条主要街道十室九空,你娘辛苦布下的暗桩全都废了。这些年陆陆续续安排了不少暗桩,倒是有几个进了王宫,但都是小人物,报回的消息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