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娃娃亲

  ——————————。
  对沈老太君吴氏,沈雪再也喊不出一声“祖母”。
  施大夫脸上闪过一丝阴厉:“三夫人艾氏没有,艾老夫人却是有,沈老太君和艾老夫人是闺阁中的手帕交。”www!c66c
  沈雪幽幽道:“手帕交,交到都做人家继室的情分,倒是少见。”顿一顿,“都说我爹是长安第一少,当年还顶着镇北侯世子的爵衔,长安城里想嫁给我爹的贵女一定很多,吴氏挑花了眼都是可能的。艾氏虽为艾阁老的幼女,却是在原配跟前执妾礼的继室所出,按吴氏的禀性,不太可能因为手帕交就把自个儿独一的儿子交出去,这里面定有原因,”
  沉吟许久,沈雪缓声道,“世子大婚,侯爷却留在并无战事的燕岭关,可见他对这桩婚事不太认可。艾氏嫁作沈家妇以来,对吴氏恭顺孝敬,吴氏对她却是不冷不热爱搭不理,也就是说艾氏并非讨了吴氏的欢心才做的沈家三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吴氏罔顾夫君儿子的心意,执意允了艾氏进门呢,难不成艾老夫人也有举世无双的宝物?”声音倏忽变冷,“只有一个可能,艾老夫人手里捏着吴氏的短,吴氏不得不从。”
  施大夫有些惊,更多喜,将军说小主子反应快,果然!向前欠一欠身,施大夫说:“当年我们六人赶到长安,主子死了,将军给我们看了二刀留下的血书,让我们各自谋生,我们影卫营是玉家的家奴,生为玉家生,死为玉家死,主子不在还有小主子,将军便安排我们在长安住下。”
  施大夫甚是唏嘘。“那是我们力量最弱的时候,戎楚一战,我们五万人只剩下两万,兄弟又去了六个,将军本计划用十年时间带出二十万人马,助主子打回王城,杀贼王报国仇家恨,没想到……主子七七之后,我们几个沉下心来,渐渐觉得有些蹊跷。沈老太君在镇北侯府呼风唤雨,艾老夫人在阁老府举步维艰,沈老太君再看重手帕交。也不至于不分里外本末颠倒,我们就开始暗查。”
  沈雪泼了杯中凉透的茶,倒上热茶,站到水榭外,抬头望着夜空星光点点。
  暗查开始得很艰难。时间把很多事都给抹平了,人生地不熟的影卫们找不到一点儿有价值的痕迹,不得不走下策绑了艾老夫人。无论怎样的威逼利诱,艾老夫人只一意装傻嚎哭,什么也不说,直到影卫们恐吓说干脆打杀艾氏了事。艾老夫人哭天抢地让他们发誓绝不伤害艾氏,之后才将发生在二十六年前事情供了出来。
  那年,南楚易诸侯王旗为帝旗。元帝亲往长安城外十里长亭迎接征战归来的沈侯,年轻的沈侯白马红袍,吸引了无数少女的灼灼目光。未满十四岁的吴氏对沈侯一见钟情,发誓要嫁沈侯为妻,自此开始关注沈侯及其原配正妻钱氏的动向。
  天元寺的荷花闻名长安。沈凯原百日那天,沈侯携钱氏往天元寺上香赏荷。在天元寺。吴氏假扮给钱氏送茶的小沙弥,将一种名为美人果的果汁下在茶水里。
  天元寺后百亩荷塘,荷花盛开,山云缥缈,疑似九天仙境,突来的雷雨惊得游人纷纷逃往寮房。吴氏不顾踩踏的凶险故意摔倒,果然被沈侯拂开人群扶了起来,吴氏强作镇定的笑颜令沈侯莞尔。
  钱氏容色越来越昳丽,却也越来越嗜睡,精神日渐萎靡,心智日渐衰减,有时竟似四五岁孩童,太医也诊不出什么毛病,两年后钱氏一睡不起。
  再一年,在艾阁老的撮合下,吴氏嫁入镇北侯府。
  “美人果,”沈雪喝了一口茶,茶又凉了,一股凉意从口腔直入胃底,激得胃部一阵痉挛,深深吸气,问道,“先生了解美人果吗?”
  施大夫:“听说过,不太了解,据说美人果是南疆丛林的一种奇果,极其罕见。”
  沈雪愕然:“南疆?”
  施大夫拭了拭额角的汗:“主子竟是不知,沈老太君的生母乃是南疆蛮人头领之女。当年沈老太君的父亲吴大学士奉君命前往南疆赈济旱灾,完差后携了蛮女返回长安,吴家主母极为忌惮把毒物当宠物的蛮女,在沈老太君出生时去母留女,哪料得她本人早就中了蛮女的美人果之毒,不出两年便身故,一命抵了一命。”
  沈雪默,也不知哪家后宅能够干净一点。人性本恶,贪婪为人的劣根之一。
  正妻得了体面,又想要丈夫的恩宠,要不到就把小妾往死里打压,小妾得了恩宠,又想要正妻的体面,各种阴私誓将正妻拖下马,妻妾之间明明不死不休,却在丈夫面前一片和气,那男人竟自鸣得意起来,妻贤妾美,神仙日子也比不得。
  沈雪轻啐了一口,为个渣男,白天鹅斗成乌眼鸡,甚至被贴上“毒妇”、“妒妇”的标签,真不值当的。
  沈雪转过念头,自己的生母是西戎人,老爹的外祖母是南疆人,这血缘够乱的。
  “吴氏既能悄无声息暗害了钱氏,为何没对大伯父和二伯父下手?”
  “艾老夫人交代说,美人果极其罕见,蛮人头领只得了两枚,都被蛮女要了来。”施大夫想了想,说,“沈老太君所思也就是成为镇北侯夫人,既已嫁入镇北侯府,多下一次毒,自是多一分罪孽。”微微迟疑,又道,“将军把那些对主子动过手的仆妇一个个全拧了脖子,沈老太君泣不成声,她本没想要主子的命,只是不想在三夫人进门的时候扫了三夫人的颜面。”
  沈雪嘿嘿冷笑道:“我倒要感谢她这么多年来没杀了我保全艾氏的颜面了?老虔……吴氏的话,你们也信得?那些仆妇对我娘动手该死,更该死的却活得好好的!”
  施大夫悲泣道:“我们也莫奈何,总是将军的亲母,不得不和血吞下这笔血债!”
  一个“孝”字便压得沈凯川永远抬不起头来!杀母之仇,她岂能听之任之,却又不能杀了父亲的母亲来报这不共戴天之仇!沈雪垂眸。问了一声:“吴氏从哪里弄的安魂药瞒过了你这位医中圣手?”
  施大夫面露惭色:“那药无色无味,的确厉害,我们接手安泰和药铺之前,那药铺的掌柜是个制秘药的高手,我们把他的方子都拿了来,寻思这家伙偷卖禁药怕是害了些人,遂拧了他脖子。”
  沈雪斜了施大夫一眼:“可我瞧着冬花身上有不少好东西。”
  施大夫擦汗:“小主子,这害人的药,我们做是做了些,都是防身自卫用的。可没卖过一个。”
  沈雪淡淡一笑:“害人又如何,对那些要害我的人,我不先下手害了他去。难不成等着自己被害了再下手吗,岂不太迟了。”眯起眼望向遥远的天边,夜色深沉,夜凉如水,沈雪拢了拢斗篷。问道,“你们六个人各开一个铺子,生意做得都不错,赚的银子都用到暗桩上了?”
  施大夫点头:“将军说,我们在暗处谋事,必须有自己的暗势。布下的暗桩要稳也要准,有些事能用银子买定就用银子买定,折损了人头就是亏本的买卖。”
  “人才难得。我爹说得没错,”沈雪沉思片刻,道,“我现在可以吩咐你们做事吗?”
  施大夫喜道:“当然,我们本是小主子的人。当然唯小主子命是从。”
  沈雪嘴角勾了勾,道:“你们对叶都督。叶成焕,了解多少,我那个娃娃亲,又是怎么回事?”
  “娃——娃亲!”施大夫看一眼沈雪,见她无波无澜,似乎在说天上的星星很明亮,不由得暗道,小主子,女儿家说到亲事不都羞羞答答半掩半露的么,想当年主子见着将军的时候,那脸红成了红苹果,你竟然能把亲事当成昨天晚上吃的萝卜白菜,张口就来,服了你了!
  斟酌一会儿,施大夫道:“叶成焕原是北部边关前军云骑尉,随将军一起参加了楚戎之战,在战场上为将军挡了一箭。我们在六侠村住下,主子的奇思妙想使六侠村从一片荒地变成桃源之地,山青水秀,地沃人富,比军中安置将士家属的关西小镇还繁盛几分,叶成焕的妻子许氏是头一个搬到六侠村来的将士家属,她是许阁老的嫡女,眼界高,见识多,不比那些小门小户的,一来二去便和主子熟悉起来。”
  “主子嫁了将军以后,许氏和叶成焕也是常客,叶公子眉目清秀,说话香甜软糯的甚讨主子欢心,许氏时不时玩笑说要和主子结亲家,主子没允,可也没拒,大家都觉得是默认了。”
  “主子身故以后,将军和小主子都在长安,与叶成焕只剩书信往来,十一年前许阁老去世,叶成焕和许氏带着叶公子到了长安,许氏以桃花山庄为聘,将军见过叶公子之后便允下了亲事。”
  沈雪轻哼了一声:“我爹真觉得叶公子很好?”
  施大夫苦笑道:“当年我们也见了叶公子,只觉得他甚是体弱,不是小主子的良配,可将军说,桃林峧地貌奇特,桃花山庄又荒废已久,这里十分适合做我们培养暗桩的基地。至于叶公子,将军说,成了才,小主子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不成才,直接一脚踹了去,赔他一个两个合适的贵女便是。”
  “噗!”沈雪一口茶全喷了出去,老爹,你太不厚道了!
  施大夫苦笑,的确不厚道,怎么说叶成焕也是与他们一起打过仗的生死之交,尴尬地笑笑,道:“不过,前几天叶公子拜望了将军,将军对他印象很好。”
  沈雪嗤笑道:“你们也见过叶公子了?对他印象也很好?不是被他的皮相迷惑了吧。”
  施大夫讪讪地笑:“当不得的,我们还没见过叶公子呢,听一刀说,叶公子进退有度,沉稳大气,颇有将军年轻时候的风采,虽然不会武功,可胸有沟壑,是个能担当、可成大事的人。”
  沈雪淡淡一笑:“一刀叔说叶公子不会武功?”
  施大夫点头:“一刀为此还遗憾,说叶成焕可是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猛将,竟然没教儿子习武,可惜了叶公子那上佳的骨骼。”
  沈雪凉凉地笑:“这位叶公子还真了得,竟然瞒过了我爹和一刀叔两个人的眼睛,先生,我吩咐你们做的第一件事,派人去燕岭关调查叶公子,我怀疑现在这个叶公子,是假冒的!”
  ——————————。
  ps:
  感谢一直支持兔子的亲,兔子在忙过这一阵后一定多多更新,保证不灌水。
  弱弱地问一声,有票票没,月票,推荐票,兔子都喜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