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硬上弓

  ——————————。
  施大夫吓一大跳:“小主子何出此言?一刀可验看过叶公子的身份文牒、婚书、信物、书笺,无一不对。”
  沈雪蹙起了眉:“别的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叶公子武功奇高,他也没否认他装文弱书生。叶都督是员猛将,在战场上流过血拼过命,他的独生儿子不应当不会武功,我想不通有什么必须的理由要一个高手装低能。叶公子既与我们不能坦诚,我们查一查他也没什么,总不能放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soudu!org
  “什么蛋?”施大夫茫然问道。
  沈雪默汗,忙道:“就是爆竹,放个大爆竹在身边,不定什么时候就崩了自己,吓一跳是小的,沾一身掸不掉的碎纸渣渣才是麻烦。派个妥当的人去查,最好带一张叶公子的画像回来,凡事小心为上。”
  施大夫皱了皱眉,不太以为然。那叶超生既能瞒过沈一刀的眼睛,更能瞒过自家小主子,而今却被小主子轻易叫破,想来是那叶超生在她面前不加掩饰而已,一则表明叶超生对小主子十分信任,二则心底坦荡荡无所畏惧。小主子藉此怀疑叶超生假冒,难不成是小主子对叶超生心存不满,想鸡蛋里挑个骨头?
  沈雪瞥一眼施大夫:“先生莫不是觉得我没事找事?从燕岭关到长安一千多里路,你敢保证一路通畅无阻,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吃个汤园能噎死个人,大笑三声喘不上气憋死的也有,如今的老天爷,太老了,新袍子早成了旧袍子,全是破洞。抖抖袖子随便就漏下个什么东西,人换人就不说,不定还有换了魂的。”翻了翻白眼,就在前一刻,沈霜霜差点被邪祟附身。
  施大夫连打两个冷颤,暗道小主子这阴晴不定的比主子的温婉可太不好伺候了!赶紧一躬身:“卑职不敢,谨遵小主子令,明日即派可靠人往燕岭关去。”
  沈雪幽幽一笑:“先生,你跟随我爹也有十五六年,这镇北侯府的弯弯绕绕想来也看在眼里。你说,三房嫡子里谁最可能承爵?”
  施大夫一愕:“卑职不敢置喙。”
  “胆子越活越回去了?这里又无别人,还怕谁听了去。”沈雪抿抿唇。“有什么不能说的呢,祖父共得了五个嫡孙,大哥沈世硕,三哥沈世楠,四弟沈世湾。六弟沈世研,七弟沈世檀。十三年前三哥因病身故,九年前大哥因意外腿残,南楚世家无特例皆是立长,这世子之爵便能着落在沈世湾的头上,我爹原本就是祖父请奏的侯府世子。沈世湾承爵,无人能嚼舌头根子。”
  施大夫发呆:“小主子的意思是……”
  沈雪淡淡道:“吴氏杀钱氏嫁入侯府,忍了有三年。可见是个心性坚韧的。人性本恶,得陇则望蜀,我爹激愤之下丢掉了世子之位,吴氏岂能心甘,谋不成儿子谋孙子。也是可能的吧,吴氏的手上除了美人果。握一点其它南疆怪药,你觉得有几分可能呢?”
  施大夫只觉得一层层的冷汗从脊梁骨冒出来,小主子的心思,太可怕了,沈世楠之死,沈世硕之残,若真有人为因素,即便二夫人杨氏忽略,以大夫人赵氏之严谨怎么可能放过。小主子究竟是怀疑沈老太君,还是想栽赃给沈老太君?偏偏她说的两个可能,真的很有可能。
  施大夫斟酌再三,道:“小主子,沈侯元妻钱氏死于美人果,都是艾老夫人口述,我们没有证据,因此至今不曾禀告将军。我们想着主子死在沈老太君手里,一切当由小主子作主,我们永不会忘记自己是玉家影卫。小主子既疑心到沈家两位公子,我们该怎么做,小主子尽管吩咐。”
  “时间过去这么久,当时没有抹平的现在也都抹平了,吴氏岂会坐等我来抓她痛脚。”沈雪静静看着施大夫,沉默许久,道:“北晋二皇子派人接走了他受伤的侍卫,可曾留下话说他们去了哪里?”
  施大夫:“倒是留了话,四方驿馆被烧了,他们暂时住到了聚春和的甲号客房。”
  沈雪眯了眯眼:“聚春和饭庄也开着客栈?”
  施大夫笑了:“吃住一体,聚春和前楼是饭庄,后楼是客栈,吃得起聚春和的都是有钱的主儿,住得起聚春和的银子也少不得。”
  “人人都喜欢银子,银子可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沈雪再眯眯眼,“我爹把我娘的事告诉了我,应该约了你们到桃花山庄来吧?”
  施大夫点头:“将军约了他们明天中午来山庄吃饭。”
  “约到聚春和吧,明天我要进城,”沈雪唇角一勾,笑意冰凉,“再过十天就是吴氏五十五岁寿宴,我是她的长孙女,得送她一份大礼!”
  ※※※※※※※※。
  万籁俱寂,有薄雾渐渐弥漫。芳踪已杳,空留衣香。
  一个黑色人影从水榭顶上翻下来,立在水榭边,薄雾掩去了朦朦星光下白银面具反射的微光。
  今夜的信息太突然,很是天雷滚滚,侯门庶女摇身一变成西戎王位继承人,将要去争去抢那把西戎第一椅,慕容迟不由得苦笑,确认今夜不是在做梦?
  慕容迟信步走近月牙池。小雪,傻妮子,心防那么重,就你这直来直去的脾性,坐上西戎女王的位子,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那些长着七窍玲珑心的大臣气得掀桌子不干了。
  夜风轻拂,拂来月牙池上湿湿暖暖的空气。
  想着那个热热的长吻,软软的身躯,慕容迟心里有点怦怦怦地小跳跃,改约聚春和,沈雪会去见自己吗?借自己的兵马,推倒西戎的金家兄弟?能不能不这样用得着人朝前,用不着踢过墙?
  ※※※※※※※※。
  信王府的密室,夜明珠光芒流转。
  简少恒几乎要跳起来:“哥,既然沈五不识抬举,干脆绑了她,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怕她不从!”
  简少卿悠然煮着茶,呵呵笑起来:“阿恒,你也是娶了妻的人,难道不知得一个女人容易,得女人心不易吗,阿华哥得不到沈五的情意,也就得不到沈教头的支持,更别说整个沈家了。阿华哥纳沈五为妾不过是一杯开宴前的清茶,好菜都在后头,一个霸王硬上弓。将沈五逼急了,可就是和沈教头翻脸,哪个当父亲的能瞧着女儿生生被人欺的?”
  简少恒气哼哼道:“那你说怎么办。十六抬红箱愣是从镇北侯府抬出来,阿华哥的脸面丢尽了!这口气不出,我们皇族的血都是灰的了,没一点血气!”
  “喝杯茶,消消火。”简少卿将沏好的茶递给简少恒。“从三伯母的话里,阿卿听得出来,那沈五敢拿匕首抹脖子以死相抗,是个令人折服的烈性女子,阿华哥若能收了这等烈女的心,可谓平生快事。说句阿华哥听了不高兴的话。那沈五病了一场,阿华哥本可借着救命恩人的便利,投其所好。送些她喜欢的东西,安抚她不稳定的情绪,表达一种如朋友如兄长的善意关切,让她感受到阿华哥的真心怜爱,爱是占有。更是付出,想那沈五一个深闺中的小女子。在这样似水柔情之下,还能不对谪仙般的阿华哥心旌摇摇?”
  简少华接过简少卿递来的茶:“阿卿是说我急于求成了?”
  简少卿嗅一嗅袅袅的茶香:“有点儿吧,以信王府的名头直接上门求为侧妃,阿华哥的心里是不是在想,沈五,你不过是个庶女,我简少华纳了你,是给你脸,你不能不兜着,呵呵,阿卿没说错吧。”
  简少华讪讪地喝茶。
  简少恒哼哼道:“难道不是吗,凭她一个侯府小小庶女,阿华哥看上她,那是给她天大的脸面。”
  简少卿喝了一口茶,闭上眼,让茶水在口腔里轻轻流动,让味蕾静静体味每一缕清香,直到香气散尽才缓缓吞下,睁开双眼,悠悠道:“阿恒你一直没搞清状况,现在是阿华哥要把沈五迎进门,通过沈五掌握沈教头,继而捏住沈家,如果沈五不是欢欢喜喜进入信王府,心甘情愿给阿华哥当垫脚石,那么这步棋就是一步废棋,镇北侯的孙子孙女有十多个呢,少一个不算什么。”
  简少恒哂笑:“难不成还要阿华哥低三下四去求她一个庶女?”
  简少卿又喝了口茶,慢条斯理道:“或许就因为沈五是个庶女,她的想法和我们惯能想到的不一样,嫡女如花,庶女如草,我家媳妇说,世家的庶女或如商户女一般,自卑而又自尊,总希望别人看待她能以平视的目光,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施舍,看似重视实则轻视。”
  简少华小啜一口,让茶香溢满口舌,徐徐放下茶杯,转起红玉折扇:“为求自保,阿卿娶个商户女,没关系,待到事成,满长安的女子任由你挑。”
  “无碍,我家媳妇还不错。”简少卿慢悠悠道,“三伯母带聘礼直入镇北侯府,大摆沈家不答应也得答应的凌人架势,若是个烂泥团子也就和了稀泥,沈五却是个烈性的,这自尊心受到强烈伤害,即使心里喜欢阿华哥,也会先顾了面子,宁不要里子。而镇北侯府武将世家,重权在握,难免一个个的又臭又硬,你跟他玩拽,他比你更拽,不买信王府的面子也就不奇怪了。”缓了口气,接着道,“镇北侯府不买信王府的面子,从另一方面说,信王府的面子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大。”
  简少华一惊,直直盯着简少卿。
  简少卿苦笑道:“这些年我们顺风顺水得惯了,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任谁都得央着我们,忘记了做大事的最忌三个暗礁,自满,自高自大,轻信。我想我们在不知不觉当中已经触了这三礁,沈五一事算是给我们一个警示,我们高估了自己的实力。阿华哥,我甚至在想,我们之所以每件事都能顺利地达到目的,除了阿华哥你设想周全,怕还是有皇帝的刻意为之。”
  简少恒惊愕:“这话怎么说的?”
  简少卿扬眉:“我们兄弟一直是皇帝的心腹大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早晚挨刀,坐毙不如拼一把。我们行动起来,皇帝则顺势将我们一路捧上高位,我们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洋洋得意,以为成功唾手可得,大摇大摆向着皇帝冲过去,皇帝毕竟是二十年的皇帝,自有他不可动摇的实力,很可能在最后关头等着我们,给我们致命一击,使我们功亏一篑,从云端摔落泥尘,而他们父子站在高处,嘲弄地看着我们永远翻不了身。所谓捧杀,即是如此。”
  简少华手中的红玉折扇越转越快,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简少卿双目炯炯望着简少华:“你不觉得这些年来我们走得太顺畅了吗,刚才我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一身一身的冷汗,实在躺不下去了,在院子里转悠,媳妇劝还是来找阿华哥说一说的好,不能糊里糊涂走了皇帝等我们走的路。”
  “狗皇帝!”简少华攥住红玉折扇,“挖这么大一坑,想把我们兄弟全都陷进去!阿卿,父王一直说你做事稳,看人准,出手狠,今天我是信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简少卿坐到茶案前,慢条斯理地煮茶:“收回伸出去的手指,握成拳,真正友善对待投靠我们的人,镇北侯不是那愚忠之辈,直接和沈教头开诚布公地谈判,让沈家感受我们的诚意,争取沈家的支持。”
  简少华递过空杯,由简少卿沏满,吹了吹气:“十六抬红箱是抬了回来,可沈老太君收了鲛珠,不能不给个说法,沈家也不是铁板一块,沈五,哼,还没有我简少华想要要不到的女人,跟我抢女人,竟是觉得那玩意儿能硬得过刀子么!”
  “男人待女人有三个忌讳,得不到的想得到,得到了觉得也不过如此,失去后又后悔没珍惜。”简少卿叹了口气,“阿华哥是做大事的人,何必纠缠于情情爱爱,跟一个倔成驴的小女子死磕,因小失大不值当的,拿出诚意直接和沈家谈判才是。那个叶家公子,听说甚得沈教头爱重,阿华哥不如把他拉过来,变成自己的助力。”
  简少华哼哼两声,悠然笑道:“可是我对这个倔成驴的小女子感兴趣了,我很想听她在我身下长吟,女人不过是些失身便失心的蠢货,得着她的身,还怕得不着她的心么!我倒真觉得阿恒说的霸王硬上弓很不错,凭我简少华还能拿不下一个小庶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