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相逢一笑

  ——————————。
  沈霜霜望着消失在门口的纤细清雅的身影,慢慢躺下,盖好被子,闭上眼睛。
  春芽跪在床前,轻声但很有条理地将自己知道的事,三老爷带着受伤的四小姐返回桃花山庄,沈一刀送来一只野兽笼子,笼子里铁链锁着一个胖子,沈二刀下令饿胖子十天,春燕七窍流血而死,三老爷和五小姐得知信王府下聘赶回侯府,五小姐带许家大少奶奶和许阁老的外孙到桃花山庄,四小姐突发异状,五小姐飞刀,直至四小姐今晨醒来,一一叙述清楚。soudu!org
  沈霜霜抚过前额,伤口凉沁沁的只有一丝隐痛,应是极佳的外伤药,暗暗希翼不会留下疤痕。绑架,逃跑,一幕幕从脑海里掠过,想来是三叔在紧要关头赶到,抓了绿衣胖子。胖子既被锁在山庄里,倒可以问清绑架的原因,总不能白白伤一回。
  春燕死了。沈霜霜心头一痛,前世,自己以朝阳长公主的身份和亲北晋,惨遭慕容驰的蹂躏,春燕气不过,暗藏了剪刀在慕容驰沐浴的时候行刺,被慕容驰一剑穿心杀害。重生以来,春燕忠心依旧,陪着她苦练六艺,不离左右,不声不响送上一碗补身汤,针对沈雪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都是她帮着做成的。她甚至想着,有朝一日得嫁简少华,必给春燕一个最合宜的位分。
  沈霜霜睁大了眼望着头顶的云锦华帐。这一世,似乎从沈雪拒入信王府开始,偏离了前世太多事情。信王府到镇北侯府下聘的日子倒应得上,结果却完全不同。春芽所知有限,自己因伤留在桃花山庄,消息一下子闭塞起来,对下聘的过程一无所知。也就无以应对,还得尽快回到侯府,养伤说不得,养病总是可以的。只叹无人能替得春燕,沈霜霜感到重重的无力感。眼前这个小丫环,人很聪明,却不知有几分真心。
  沈霜霜的目光转到床板上的刀痕,沈雪为什么飞刀?亲眼目睹的春芽竟说不出个一二三,真是够蠢的。
  许家大少奶奶,许阁老的外孙。
  沈霜霜搜索自己的记忆。终于从某个角落里找到一点痕迹,忽地坐起来,心头突突直跳。许家大少奶奶杜红薇。在许家大公子许嘉腾返回长安的第二天上吊自杀,那天是重阳节。许阁老的外孙,叶家公子叶超生,与沈雪有过婚约,在从燕岭关往长安来的路上。住进黑店,被杀身亡。
  沈霜霜脸色煞白。
  两天前桃花山庄宾客纭纭,叶超生顶着一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孔,迷得众多贵女错乱了南北东西,还柔情似水念了一首前世慕容驰写给她的圈圈诗,直叫她寒颤不止。这一世叶家公子活得不要太滋润!
  那杜红薇。也不会死在重阳节那天了吧?
  沈霜霜心中百念丛生。沈雪有婚约,未婚夫又已寻来,这一世她不会再嫁给简少华了!简少华对自己是有感觉的。怎样才能靠近简少华呢?简少华筹谋已久,对帝位志在必得,父亲手握三十万边军是能够帮到他的吧,还好父亲不久述职回京,看在父女情分上。相信父亲会有一个让她高兴的选择的。
  沈霜霜有些惴惴不安,爱情是纯洁的。如水晶般透亮,若是蒙上了算计,似有交换之嫌,谪仙般的简少华会不会因此厌憎她呢,他们还能地久天长吗?
  ※※※※※※※※。
  两辆马车辘辘驶出桃林峧,沈雪和杜红薇在前,冬果和双喜在后。
  杜红薇尴尬笑道:“真不好意思,昨晚喝得多了,也只能怪你家庄子上的果子酒,酸酸甜甜的像是水果汁液,却有那么大后劲儿。”
  沈雪抿嘴笑:“杜姐姐自己喝多了,倒怪起酒淡,总算没醉,只是把我家小冬果推出门外搡了个跟头,还大喊一声,去吧,许嘉腾,有本事别回来,回来得叫奶奶!”
  杜红薇涨红了脸:“有……有这么丢人吗?
  沈雪笑:“杜姐姐若是喊那万人迷的世子爷,才叫个丢人,喊自家夫君,可见杜姐姐是性情中人,许大公子得杜姐姐这样德容温如玉的女子做妻子,不知修了几百年。”
  杜红薇苦笑:“不过一个名字,念得多而已,哪有什么情。”
  沈雪背靠杜红薇的肩臂:“苦尽总会甘来,上天睁着眼呢,杜姐姐苦守一个名字两年,许大公子必是感动在心的,你们夫妻团聚在望,好日子看得见了。”
  “在外两年,倚红偎翠也说不定,”杜红薇轻哼了一声,拍拍沈雪的手,“你也是个命不好的,叶家表弟倒是出众,也对你一心,可惜大孝在身,你得守他三年。”
  说着话,高大巍峨的西城门在望,马车减慢了速度。沈雪撩开窗帘一角往外看去,进出城门的车马行人熙熙攘攘,一辆小马车交错而过,车帘半卷,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孔,赫然是以粽子的形状离开桃花山庄的乔妙玉。
  乔妙玉亦看见了沈雪,眸光一闪,大呼“沈五小姐”竟跳下小马车,所幸车速不快,不至崴了脚。
  沈雪撇撇嘴,示意车伕停车,探出车窗,淡声问:“乔四小姐有何指教?”见乔妙玉青丝高挽,只一对珍珠耳环,再无金玉饰物,穿一身月白棉布衣裙,素净无华,沈雪若有所悟。
  乔妙玉淡淡一笑:“既然遇上了,不如坐下来喝杯茶,这路边的茶自是比不得府里的,聊胜在无拘束。”
  沈雪定定看着乔妙玉,唇角勾出一抹浅笑:“也好。”扶着从后车赶来的冬果的手,与杜红薇一起走进大路旁柳树下的茶寮落座。
  小厮斜负长嘴铜壶沏了三杯茶,送上两盘茶点。
  乔妙玉轻笑道:“今日的茶钱,拜托沈五小姐付了。”
  沈雪眯了眯起:“乔家当真送你去家庙?”
  乔妙玉容色沉静,已无半分飞扬,嘴角若隐若现一抹讽意:“想必沈五小姐认定是乔四咎由自取。”
  沈雪扬扬眉,并不客套地点点头:“不错,人总得为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负责。”
  “现在我也这么认为。”乔妙玉从善如流。“什么祸从口出,沉默是金,言多必失,侥幸能在活着的时候明白其间真意,还不算太晚。”
  沈雪眯起了眼。都说本性难移,恣意骄横的乔妙玉变成乖乖女,感觉不太真实。
  乔妙玉轻哼道:“别用这种疑七疑八的眼神看人,人总是要长大的,只不过是我为长大付出的代价太大,死过一次。还有什么看不透的。”
  沈雪目光一闪,道:“乔四小姐芳华韶光,不必太计较一时得失。退一步海阔天空,不定哪天就柳暗花明了。”
  “借你吉言。我会留着这条命看戏,好戏正在上演,一个个的演得那么卖力,没人叫好多没趣。”乔妙玉低头喝口热茶。掩口笑道,“沈五小姐,你想看戏是看不成的,你不想做戏中人都不能,有些人不把你拉进戏里是不会罢休的,你是沈教头的女儿。逃不掉的。”
  沈雪眸光淡然:“乔四小姐说的是信王府世子吧,我是不会陪他演戏的,我爹也不会让我当他的陪演。”
  乔妙玉微一摇头:“长安人都说镇北侯府的小姐个个才貌双全。独五小姐普通如尘沙,今日我算知道传言太不可信,便如说那人若谪仙,现在想想,百年之后。谁不是一把可怖枯骨。”幽幽叹了口气,“我乔四养在深闺。见识少,可乔家子弟都是出众的,见多了牡丹海棠,即使芙蓉冷,红梅香,也不至于让我挪不开眼睛,却是经不住那芝兰玉树的人,若有若无地牵着三分情意,酸一句恨不相逢未娶时。黑烟迷住了眼睛,执念一起,生生将自己弄得面目可憎。”
  沈雪怔了怔,以简少华那样人物,装模作样勾一个情窦初开的闺阁女子,不勾则已,勾则所向披靡。简少华对帝位虎视眈眈,不会是为了想把乔家绑得再牢靠一些,存了将乔妙玉收入房中的心思,硬扎扎栽给乔妙玉一个轻浮名声,使乔妙玉除了嫁他为妾,再无人可嫁?
  沈雪的唇角划过一丝凛笑,简少华,你再一次刷新了你的下限,踩着女人的骨头往上爬,你就是这样使用你那张不沾人间烟火的脸孔?
  乔妙玉抬眸注视沈雪,咬了咬唇道:“我爹得了一块玉佩,经不起我软磨给了我,我捧着玉佩兴冲冲向那人献宝,却听得他让姐姐准备纳侧妃的典仪,因为沈教头,因为镇北侯府,你再无能也早早被盯上了,落水不过是个极好的借口。”凉凉地笑,“玉佩摔成碎片,我不甘心,既挡不了你进王府的门,那就挡一挡你坐上侧妃的位子,中秋节晚上的事,是我和姐姐一起做下的,毁了你的名声,你永远都越不过我们姐妹。瞧,不甘心的可不是我一人。”竟似厌倦了简少华,连名字都不愿提。
  “乔妙玉,你,你们姐妹也太狠毒了!”杜红薇怒极,想大骂一通,那些被继母常挂在嘴边上的词句,却是说不出口。
  乔妙玉哂笑:“这就算狠毒吗,后宅的阴私不知多少,许家大少奶奶,等你家许大公子回来,有得你瞧的。”
  杜红薇白皙如玉的脸顿时涨得通红。许家人口虽简单,却多是女人,尽管各无利害,小斗也是不亦乐乎。
  沈雪缩在袖中的手握成了拳。男人为了权力,女人为了情爱,可真是各种手段轮番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简少华和乔曼玉果然绝配!简少华,你暗算在先,休怪我阳谋在后,不将你拉下马,沈家不安!
  乔妙玉怔怔地看着沈雪:“你,不想揍我一顿?”
  沈雪松开拳,淡淡一笑:“我不会打落水狗的,你想看戏,我会让你看到一场好戏。”
  乔妙玉呵呵笑起来:“沈五,因何我不能早些认识你,却叫我把你当作敌人,生生招惹了惹不起的魔头,落得今天这般下场!不过我却感激那魔头,不是他,我还看不透这世人的嘴脸。”叫过小厮斟满茶。“乔立把我捆成粽子带回乔家,我爹把我关进柴房,我娘隔着门说事到如今,她再疼我也不得不一顶小轿把我送给简凤歌,往日里把我捧在手心上的兄弟姐妹,没一个来看我,都当我是沾不得的臭狗屎,就连仆佣丫环婆子,也个个的啐我丢了乔家的颜面,我竟不知这帮狗杀才也配谈乔家荣辱!”
  饶是乔妙玉已经看淡。声音还是止不住发颤,“我想不通,明明我是被害的。明明我还是清白的,却无一人站出来为我讨个公道,无一人说简凤歌的不对,而我敬若天神的那人带来口信,我一不该对你不敬污你名声。二不可做简凤歌的妾,送我一条白绫。从天堂到地狱,大概就是如此,只可惜柴房年久失修,那屋梁居然断裂!死过一次才知道死有多难受,我告诉乔家的人。我为我自己坚决不做简凤歌的妾,我除钗去锦自请前往家庙。”
  沈雪笑了笑:“我爹说,让一个流言过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来一个更大更新更猛的流言,乔四小姐,你避一避风头也好,眼瞅着这就要变天了,今天不知明天事。后天却是通晓明天事的,不定哪天我能看到你挑一个如意郎。生两三粉娃娃呢。”
  杜红薇轻啐一口:“这话也是你说得出口的,没羞。”
  沈雪呵呵直笑:“女人何必为难女人,乔四小姐前头害过我,后头就招来了报应,家庙清修,我这人既不做雪中送炭的好事,可也不做落井下石的龌龊事。”
  乔妙玉苍白的脸孔泛起薄薄的生气:“沈五,你不想知道哪个魔头摆了我和简凤歌一道吗?”
  沈雪微微笑道:“你都说了是魔头,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乔妙玉忍不住大笑起来:“沈五,你不要知道,我偏告诉你,有个人与我一起害怕,也算是我苦修日子里的乐趣!”拈了两块点心塞进嘴里,“我自小多病,吃过很多药,可能是这身子耐得住药,那魔头吹进的安魂香没让我完全失了意识,我看到了他的脸,你们猜猜,他是谁?”
  杜红薇好奇心大起:“是谁?左不过是山庄的宾客,好大的胆子,将四皇子耍成光皮猴。”
  乔妙玉哼一声:“许家大少奶奶在嘲弄我也是个……猴?”
  杜红薇打两下嘴:“不敢,不敢,乔四小姐中衣整整齐齐,岂是四皇子可比。”
  沈雪蹙了蹙眉,前天早晨她走得急了,倒没注意和简凤歌滚在被窝里的乔妙玉衣裳齐整,那魔头还算客气,没借机大吃乔妙玉的豆腐,眼光不由得在乔妙玉身上溜了一圈,肌肤香滑如凝脂,体态前凸后翘,很有料唉。
  乔妙玉被沈雪色色的眼光瞧得红了脸:“沈五!”
  沈雪嘿嘿一笑:“乔四这般风姿,不知便宜了谁去,那魔头真是眼拙,水灵灵的鲜桃在嘴边上都没咬上一口。”啧啧两声,“我说的是实话,你要恼了就不是个真看开的。”
  乔妙玉羞不得,恼不得:“沈五,你也算是侯府里教养良好的小姐,竟这般说话!那假神仙瞧上你是因为你姓沈,那魔头为了给你出气,将我与简凤歌送作堆。你们两个这毫无顾忌的神气还真是相像。”
  杜红薇慌忙捂乔妙玉的嘴:“乔四小姐慎言,过去的事就不要说了,皇家的脸面在哪儿都扫不得。”
  沈雪惊讶地看着乔妙玉:“那魔头是谁?”
  乔妙玉叹了口气:“我听说到长安来议和的北晋二皇子,平日里一张白银面具不离他的脸,那夜我便看见一张白银面具。”
  ——————————。
  ps:
  修改的时间有点长,看在今天字数还凑和的份上,不要计较兔子又更晚了,么么哒,所有愿意花银子来捧兔子的亲,都是好人,好人一生平安喜乐!